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ptt-番外第29章 航海先鋒周公瑾分享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其实李素前世对曰本地理的了解并不多,他自己也不知道石见银山具体在哪儿,只知道在西国。
毕竟他玩过《太阁立志传》和《信长野望》这些战国背景游戏,知道游戏里全地图银山最多的城,是毛利家的“吉田郡山城”。
还是因为对游戏好奇,后来偶尔查过古今对应地图,才知道吉田郡山城就是现代的广岛县。
但实际上,李素那点靠游戏记住的信息,着实有所混淆。广岛县境内在战国时确实也有不少银山,但不是石见银山。
石见银山是在西国山脉山脉的岛根县境内,而广岛县是在西国山脉的南麓。虽然广岛县和岛根县也相邻、两个县就是以西国山脉的主山脊为界的。
要找石见银山,还是从北侧的曰本海靠岸更方便,不该在南边濑户内海一侧找。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当然了,李素也不是强求非要找到“石见银山”,反正对他而言是银山就行。
既然信长野望里毛利家银山那么多,说不定就是当时离广岛近的先挖完了,到了江户时期才只剩下北侧偏远一点的石见山。
不管怎么说,李素的人目前只能先在海岸边稍微浅尝辄止、不肯过多深入山区搜索。
眼看时间入冬,航路整治地图开图倒是做的不错,银山迟迟没有着落,李素也有些焦急。
他只有两年的时间巡视安抚新征服地区,代天巡狩完还是要回去的。如果到期后发现者地方确实没有开发价值,朝廷的统治政策肯定还是会从直辖回退到羁縻。
诸葛亮那条路无法快速见效的话,那就还得指望李素自己。
现在第一年快过去了,李素不得不做两手准备,明年金山银山一起找。
石见银没把握,那就把佐渡金山也找出来。
因为佐渡金的目标肯定是更明确的,听名字就知道要去佐渡岛找,绝对不会找错。
那是越州北侧曰本海上的一个小岛,《信长野望》里金山最多的就是越后大名上杉谦信了。越州就等于后世的新泻县。
相比之下,后世广岛、岛根、山口三个县,大致有两百多公里长、七八十公里宽,需刨除平原地带,其中需要搜索的山区依然有一万多平方公里,那太大海捞针了。
而佐渡岛全岛才260多平方公里,还有一些海岸沙滩沼泽之类的刨除掉,搜索面积最多只有石见银山搜索区的百分之二。那玩意儿用心找,一年应该能翻个遍。
但现在的问题是,越州/新泻一带的地图,甘宁还完全没探出来,那里也没有扶桑人建立的文明国家,还处在虾夷野人活动区,李素也没理由服众,让下属们去开拓纯粹无价值的野人区。
李素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分两步走。
他准备先把季风这个借口拿来说事儿,让甘宁或者周瑜放下别的活儿,派个人趁着这个冬天,先去彻底地环绕曰本列岛开一下地图。
……
十月初的一天,趁着一次命令周瑜亲自率领船队、前来大阪湾附近给新殖民点运送过冬物资和铁器工具,
李素把周瑜和甘宁召集到一起,当面给他们委派任务,希望选出一个自告奋勇去更远方开地图的。
李素的临时府邸,是如今大阪湾附近唯一一座建筑在夯土高台上的院落,而且有好几进,土台外侧边缘还包裹了石垣、挖上了类似于护城河的带水壕沟。
雪鷹領主 小說
筑紫的邪马台巫女王台与,以及大和国这边的所谓女王,都不可能有如此高贵干燥敞亮的行宫。而如此建筑,李素只是让扶桑奴隶花了三个月就赶工建起来的。
当然,跟他在会稽的公爵府或者雒阳的相府相比,这儿实在是寒酸,只能说是凑合住。
周瑜甘宁拜见后,李素开门见山下令:
“孤需要一名水军将领,率领千余人的船队、大约十几条船就够了,沿着海岸继续往东北探索,尽量能航行多远就航行多远。直到探索出扶桑的长度、确认其是否是一个岛屿。”
甘宁和周瑜面面相觑看了一眼,甘宁不太在乎地理,一时没想明白难点所在,周瑜却很快意识到问题,立刻请示道:
“丞相,那若是扶桑并非一个长岛、而是另一片不亚于中原面积、但又蛮荒的巨洲呢?沿着海岸继续往东北航行,属下等自然敢接令。但如果一直找不到尽头,航行到何处为止、才允许调头呢?还请丞相明示。”
周瑜长了个心眼,他也怕李素让他无止尽地航行,万一一直往世界尽头去呢?
就算贴岸航行没危险,总会到越北越寒冷的地方,最后估计就是冰天雪地,连食物补给都弄不到,不回头就只有冻死饿死。
所以,总得让上司划下道来,到底走多远没看到尽头就能折返。
李素不能直接预演未知世界,那样会穿帮,所以他只能选择先花点时间,给周瑜和甘宁科普一点基础常识和信心——主要是先给周瑜扫盲,甘宁算捎带的。
因为李素知道,以周瑜的智商,还有可能理解,甘宁就得等别人理解并执行后,他不管是否理解再往下莽。
李素就从“为什么在海上看到来船,是先看到桅杆、后看到船身。为什么船体瞭望台越高,可以看得越远”这些航海家们都能够理解、并且深有同感的点切入,
然后慢慢把他这些年教诸葛亮“为什么地球是圆的”这些理论知识,结合实践慢慢铺开。过程中,李素还结合了一些诸葛亮主笔整理的书面教材。
这个地球有点凶
谁让李素自己懒,也不擅长用文言文写理科教材呢。所以前些年他教导诸葛亮的时候,他自己都是口述,但没有形成文字教材。还是诸葛亮这个被教的对象,自己把课堂笔记整理下来,形成的教材。
现在李素要转授给其他人,就非常方便了,直接拿来就用。
颇有几分“孔子拿着已经成文的《论语》教课”的诡异感。
李素把基础知识铺垫完之后,最终跟周瑜灌输:
“……所以,大地周遭只有八万里,天下不存在什么大地之广无穷无尽的说法。只要你们一直往东北航行——当然,到了极北之后,哪怕不转向,也会自然而然变成向南,所谓极北而南——航行八万里后,最终还是会回到原点。
当然,如今的海船不可能不补给淡水饮食就航行八万里,就算装足够多的物资,船怕是也撑不住,得修补,所以也不会真让你航行那么远。
只要你们肯义无反顾往东北方继续远航半个冬天的时间,估计到了腊月之前,西南风和西南而来的洋流肯定会越来越弱。
这一点,跟中原也是相似的嘛,公瑾你应该很容易理解吧。无非中原春夏是东南风,秋冬是西北风,这儿成了西南风和东北风。
等到洋流风向都被寒潮、寒流彻底控制时,你就是想继续往东北而去,怕是也难以行进,到时候再折返就是。
不过最好是看看在此之前,能不能找到扶桑列岛最东北端的尽头在哪儿。如果找到了,那就环列岛一周,争取从扶桑列岛朝着鲸海的那一侧返航,也好多发掘探索更多蛮夷的状况。”
李素口中的鲸海就是曰本海,他这次要求的航路,就等于是争取至少环绕曰本列岛一周。
如果周瑜能航行得更远,比如发现库页岛或者是顺着千叶群岛发现勘察加,那李素也乐见其成,就当是意外之喜了。
李素的这番教诲,恰好命中了周瑜自以为得意的地方——周瑜算是如今华夏大地上,最擅长使用季风的那一批将领了。
历史上他能火烧赤壁,这一世他也依然在当初江东之战的最后阶段,试图利用李素的五牙战舰重心过高、抗风浪性较差,而试图引诱李素到对他有利的地形和天候下作战。
只可惜李素有跨时代的技术开挂,周瑜再擅长用风向,当初也是徒劳。
现在李素告诉他,可以靠钻研季风远洋探险,周瑜自然对安全性有了极大的信心。
不管怎么说,可以挑战一下,至少不用担心出危险。
风险控制好了之后,剩下的就是收益问题。
周瑜不由开始琢磨,这种探索到底有多大收益?
毕竟就算没什么风险,但要是做成了也没多大好处,那也犯不着抢着做。丞相也不可能欺上瞒下、因为你搞个地理探索,就给你增加封侯对吧?
周瑜下一步,便委婉地表达了他这方面的担心。
好在对这个问题,李素也是很擅长画大饼的。金山银山的事儿不能拿来说,李素就用物种发现的好处来给周瑜甘宁安利。
“……公瑾,兴霸,你们应该也知道,当年孤派人南下远航林邑,找回林邑稻,如今江淮之地,千余万百姓受惠,福泽后世。
由此可见,孤悬海外的海岛、大洲,多多少少都容易有中土所无的作物,若能互通有无,增产惠民,陛下绝对是不吝封侯的。
这扶桑乃是列岛,谁知主岛之北,是否还另有它岛、其上岛民因蛮夷不擅造船,而无法与中原沟通。只要找到任何新的物种,孤自然会向陛下请封,找不到,也会记下你们的苦劳。这种探索的事情,本来就没有必赚的。”
李素把降低风险、夸张收益,这两方面的思想工作都做透彻了,还给物资给条件,周瑜终于表示可以接下今年冬天这次远航探索。
甘宁还有些犹豫,主要是他地理比较差,也不太懂摸索陌生环境下的季风条件。
好在李素也非常善于鼓励人,用人有方,连忙跟甘宁说来日方长,反正他和周瑜必须留一个镇守目前的领土,不能都走了,否则要是扶桑人趁着汉人武力空虚造反,也会很麻烦。
将来机会还多得是,明年或者更远的将来,有更远的远航、夏天就可以启程北上那种,甘宁再去不迟。
周瑜这次初冬启航,好处是风险可控,因为只要到了腊月,风向肯定会变,你往北航行的时间不可能超过两个月就要返航了。
但风险可控和探索不了太远,这是矛盾统一的,要前面那个利就得承受后面那个弊,所以只能是浅尝辄止总结经验。
真要一次性远航出去小半年、再返航小半年那种,只能交给甘宁这种莽人。
周瑜负责试探总结,甘宁负责大规模深入贯彻,人尽其才。
……
统一了思想、也做完了一切准备工作后,周瑜在十月初十这天,从大阪湾带着二十条海船,一千五百名水手,离开濑户内海,绕过伊势半岛,沿着太平洋继续北上。
尽管曰本列岛在伊势半岛再往东北,总共也就一千二百多公里,就可以到本州岛的最北端了,哪怕是到北海道的最北端,也只有一千五百公里。
但周瑜心中并不知道这些,在他眼里地图是黑的,所以这么航行还是挺需要勇气的。
更何况他要负责总结经验、为后人绘图,所以要近岸航行,好多海湾的地方都得绕进去看看清楚、在图上大致标出来,这样实际里程就远得多了。
到伊势湾,也就是相当于战国时织田信长的尾张国、后世的名古屋一带,他就绕了个圈子,到相模湾、东京湾、仙台湾还得再绕,最后还要探索一下与北海道之间的津轻海峡。
林林总总算起来,这些近岸绕路至少凭空多出来三分之一的里程。
周瑜往北航行了一个多月后,日行不过一百多里,大约到十一月中旬时,才算是彻底探索完津轻海峡,确认了“北海道和扶桑本州岛确实是两个隔开的岛屿”。也确认了津轻海峡的对面,应该就是跟对马海峡以北的鲸海连通的。
这时候,物资消耗已经挺大了,一千多号人在海上吃了一个多月,哪怕是比较寒冷的环境,蔬菜和水果也已经彻底吃完了,只剩下干粮和咸鱼、肉脯。
肉脯和咸鱼也都有开始略微长虫子,只能是浸泡煮沸后勉强硬着头皮吃。考虑到返航还要至少二十多天。
如果要详细探索、沿着本州岛靠鲸海那一侧绘图返航,也继续遇海湾必绕进去看看,那就更费事儿了,可能可能四十天都打不住。
船队中,因为各种杂七杂八意外疾病死伤的水手,已经超过了百人,还有累计几十个操帆手,因为冬季的大风,在桅杆作业时被大风刮坠、意外坠海或者直接摔死在甲板上。
坠海的人,能捞回来的不过十之二三,大部分当然是直接葬身鱼腹了。
很多将士们纷纷恳求周瑜返航。毕竟把扶桑本岛一圈仔细探索下来,也算一件不错的功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