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巨龍的兩個方案閲讀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白银帝国和提丰帝国各自提出了一个在当前技术水平和生产能力下有机会实现的避难所方案,而不管是避难所都市群还是刚铎避难所,这两个方案都有着各自明显的特点也有不容忽视的缺陷。
提丰人的避难所都市群拥有更高的安全系数,更高的容灾能力,更低的实现成本,遍布全大陆且彼此隔绝的避难所都市就相当于是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文明备份”,哪怕其中一部分避难所发生意外,只要都市群背后的神经网络没有完全崩溃,只要有那么几座避难所幸存下来,文明整体就得到了延续。
然而这个方案却从一开始就需要放弃掉全世界一半以上的人口,而且说实话……规模较小的避难所都市是否能在魔潮面前具备足够强度的防护能力也是个未知数。
白银帝国的方案则有可能保下全世界的人口,同时刚铎避难所的规模也确保了整个屏障系统的“输出功率”强而可靠,然而这个方案本身的容灾能力却是个致命缺陷,在临界点上运行的哨兵之塔就是避难所的最大软肋——坦白来讲,在魔潮这种世界天灾面前将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或许是无奈之举,但这个方案最大的问题是“篮子”本身可能不怎么结实……
更何况哪怕刚铎避难所从头至尾都不出问题,迁移到避难所中的庞大人口要如何坚持到避难所重新开启也是个世纪难题。
很多人都认为魔潮持续时间短暂,人们只需要在避难所中忍耐半年到一年即可平安解放,因此在避难所中的日子艰难一点也不是问题,忍忍就过去了,但高文很清楚,这“艰难”也是有极限的,尤其是在各国进入避难所之后管理机能急剧下降的情况下,庞大人群维持理性和秩序的能力更不值得期待。
一年半的时间,用来构筑避难所的屏障系统以及进行迁移工程本身就已经足够榨干各国的生产能力和动员能力,联盟几乎不会有余力在那片污染还未完全消退的废土中建造出足够数量且达到标准的聚居点,也筹备不出足够全世界所有人消耗一年的食品、药品、净水以及防护设备,避难所中的生存资源将远远少于其所容纳的人口,这几乎是必然的局面。
中华医仙 唯易永恒
因此在高文看来,白银帝国的避难所计划虽然名义上是把全世界的凡人都保护了起来,但在避难所内部,其实可能仍然有一半左右的人口被动地丧失了生存的基础条件,这和提丰帝国的“放弃半数以上人口以满足避难所都市群的规模限制”并无区别。
不,这甚至更糟——因为那被变相放弃的一半人口也在屏障里面。
这世间唯有饥饿无法通过任何妥协和忍耐来消弭。
高文相信能想到这些的不只有自己,贝尔塞提娅和她的廷臣顾问们肯定也经过了反复的斟酌和讨论,他们对刚铎避难所计划的优点和缺点心知肚明,只是不管他们对这个计划做多少调整,硬性的缺点都注定无法消弭,而这些缺点,就是文明存续下去要支付的“价码”。
在对白银帝国的方案进行简单讨论和权衡之后,高文最后把目光转向了两位巨龙领袖:“我想听听塔尔隆德和圣龙公国的意见。”
巴洛格尔和赫拉戈尔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站了起来,这位曾身为塔尔隆德首席科学领袖,又以祭司身份侍奉神明一百八十七万年的黄金巨龙嗓音沉稳:“我们有两个方案,这两个方案可以同时进行,同时它们也都有明显的缺陷。”
“两个方案?”贝尔塞提娅语气中带着惊讶,她没想到巨龙不但在会议召开之前这么短的准备时间内便讨论出了方案,甚至还一次准备了两个,这让她在下意识感叹对方不愧是这个世界上昔日最强文明的同时也产生了难以抑制的好奇,“具体的呢?”
“第一个方案与白银帝国的刚铎避难所类似,”赫拉戈尔点了点头,不紧不慢地说着,“我们正在计划重启塔尔隆德大护盾。”
“塔尔隆德大护盾?!”高文惊愕不已,“它不是已经在成年礼那天被摧毁了么?你们这么快就有了重建它的能力?”
“……它并没有被完全摧毁,”赫拉戈尔沉默了两秒钟,轻轻摇头,“它只是熄灭了……我们在不久前完成了对塔尔隆德大陆的环绕巡查,惊讶地发现围绕整个大陆边界的护盾装置有百分之九十其实都处于完好无损的状态,真正被完全摧毁的只有东南海岸那一段,那是……当初神明冲出大陆拦截宇航飞船时被重力场撕碎的部分,而这一小段以我们目前的能力是可以尝试修复的。
“至于大陆周边其余部分的护盾发生器,其实都只是因能源系统过载离线而暂时停摆……短时间内即可全部重启上线。”
高文睁大了眼睛,好几秒钟都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是一个所有人,甚至连龙族自己都不曾想到的情况,大家一度以为塔尔隆德大护盾已经被龙神完全摧毁,但实际上那东西竟然被奇迹般地保留了下来,只是由于战后短时间内局势艰难,龙族自己始终没有余力去巡查全境,甚至没有想到去检查一下护盾的情况,所以这件事直到现在才被发现……
可是话又说回来,在成年礼那样恐怖的战场上,大护盾到底是怎么保留下来的?
高文满心困惑,但他的目光突然又凝滞下来,看着坐在圆桌对面的赫拉戈尔和巴洛格尔,他忍不住冒出一个想法——或许,祂是怕他们冷……
他摇了摇头,把一些不相干的想法甩出脑海,目光灼灼地注视着赫拉戈尔:“在重启塔尔隆德大护盾之后呢?这应该不是全部的计划吧,毕竟据我所知,仅凭大护盾并没有抵御魔潮的功能。”
离婚无效:总裁前夫不放手 于墨
“是的,”赫拉戈尔轻轻点了点头,“重启大护盾只是第一步,由于硬件基础尚在,需要修复的部分也只是一小段,因此这一步很快就可以完成,在这之后,我们会开始尝试把‘心智统一场’链接至大护盾——这是有理论可行性的。
“在永恒摇篮时代,塔尔隆德大护盾曾庇护巨龙躲过了数次魔潮,其所依靠的其实就是与大护盾链接在一起的龙神,而根据诺依人发来的技术文件以及联盟方面最近的研究成果,这个‘神明’的位置其实正对应着心智统一场,如果理论正确,那么我们曾经用在大护盾上的接驳技术应该是可以直接应用在心智统一场上的……最多只需要一些兼容性上的调整。
“我和安达尔以及巴洛格尔三人已经研究过诺依人发来的那些蓝图,虽然尚有许多技术细节需要确认,但总体上,我认为自己的判断没错,塔尔隆德大护盾可以成为神经网络和心智统一场的载体——这一点和哨兵之塔的效果一样,甚至还可以更好。”
高文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从全系统的可靠性来看,塔尔隆德大护盾或许是一个比哨兵之塔屏障更好的解决方案——那东西的技术水平更高,硬件状态更好,而且塔尔隆德大护盾本身就存在很多冗余节点,更重要的是……这东西经历过实际检验。
毕竟龙族靠这玩意儿已经扛过不止一次魔潮了,他们的大护盾从某种意义上甚至原本就是为了对抗魔潮而设的,即便如今,这大护盾也只是缺少了个抵御魔潮用的“信号源”而已,这个信号源曾经是龙神恩雅,而现在很有可能可以直接无缝切换为心智统一场,一种更先进、更无害的解决方案。
但避难所只有一层屏障是远远不够的——避难者在里面还需要生存。
高文抛出了自己的问题,赫拉戈尔的回答则显得早有准备:“塔尔隆德经历过成年礼战役之后大部分地区确实已经化作废土,但经过战后不遗余力的清理和重建,虽然仍未收复全境,却也有了极大的进展。目前我们有五分之一的土地属于无污染、无危险生物的‘绿区’,有大约五分之二的区域属于风险可控,居民抱团自守便可短期居住的‘黄区’,剩下的危险区域也有明确边境和完善的防护、预警手段,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有了一定规模的基础设施,同时恢复了一些生产中心的运转,虽然可能仍不是很够,但至少不像刚铎废土那样万里荒原。”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又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一点,塔尔隆德的许多基础设施以及物资储备是按照巨龙的标准设置的,而一个以龙形态生活的巨龙如果让自己长时间维持在人类形态,可以节省大量资源消耗和生存空间,甚至在较为极端的情况下,只要不切换形态,我们能够忍受数月饥饿……这几乎足以坚持到魔潮结束,省下来的口粮又能多让数百万人活下来。”
高文皱了皱眉:“这……”
“这一点我们已经在族内讨论过,大家都没什么意见,”赫拉戈尔不等高文继续说下去便开口道,他的目光同时又扫过提丰和白银帝国的两位领袖,微微点头,“在成年礼之后,联盟有几十个国家先后凑出了食物和药品送到塔尔隆德,这些东西让大部分幸存者熬过了战后最初的那段艰难日子,对此,巨龙是知恩图报的。”
圆桌旁一时间安静下来,直到罗塞塔微微皱着眉在思索中打破了沉默:“或许我要说的有些破坏气氛,但这应该仍然不够……塔尔隆德的可生存空间远小于刚铎避难所,而且其位于北极冰洋,运输人员和物资本就不便,即便再怎么往里塞人,即便再怎么节约物资,恐怕仍会有不少人被留在屏障之外吧?”
“所以我们有一个能同时进行的二号方案,用来容纳其他人,”赫拉戈尔点了点头,“塔尔隆德大护盾的重启成本和所需时间都不多,龙族可以独立完成此事,联盟方面便可以节约出足够的资源和精力来开辟一个‘第二庇护所’了。”
“第二庇护所?”高文皱了皱眉。
“我们其实有一个天然的庇护所,几乎不需要怎么‘处理’就能直接‘搬进去住’,它绝对安全可靠,魔潮对其不会有丝毫影响,它的规模也不算太小,或许不够容纳所有人,但至少足够容纳塔尔隆德大护盾外面的那些人,”赫拉戈尔微微笑了起来,“你们是不是忘了……联盟还控制着一个‘神国’?”
“你说战神的神国?!”高文大吃一惊,这可真是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属于是妥妥的视野盲区,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佳的点子,“对啊,神国领域是天然的魔潮屏障……”
“神国基于凡人的思潮而生,属于是‘观察者效应闭环’的标准模型,即便神明本身陨落,只要神国还没有完全消散,它内部就仍然不会受到魔潮影响,”赫拉戈尔点了点头,“战神神国虽然目前正处于一种加速‘崩解’的状态,但这个崩解过程也是以数十年甚至上百年计算的,对于一年半之后就会开始、两到三年内就会结束的魔潮而言,那将是一个无比稳固又安全的避难所。
“我们不必担心神国避难所出现任何‘硬件故障’,不必担心它被击穿,甚至不需要额外的神经网络和心智统一场来维持它的运转,凡人亲手战胜了战神,因此在那座神国避难所中也不必担心受到精神污染,同时那里面也没有任何废土毒害和危险生物,其环境稳定安全……据说塞西尔的农学家们甚至尝试在战神神殿里种菜并取得了成功?”
注意到赫拉戈尔投来的视线,高文点了点头:“确实,我们从外面运了一些设备和物资进去,在战神神殿里造了个小规模的水培农场,收成不错,而且我们还测试了不依赖魔力运转的循环净水设施,也取得了成功……”
旁边贝尔塞提娅听得目瞪口呆,她瞪着眼睛看着高文:“你们怎么会想到……在战神的神国里做这种实验?”
“为什么不呢?”高文摊开手,“当你找到一个环境温和气候稳定而且又正好没有种过菜的地方时,难道你们就不想种点什么吗?”
贝尔塞提娅想了想,无言以对。
赫拉戈尔则对“塞西尔人曾尝试在战神神国里种菜并取得成功”一事十分理解,甚至在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都没有丝毫意外,因为他很清楚,这正是异星探索诸多技术中的重要一环——而且是少有的、可以在不触发“最终忤逆”的情况下就能够点亮的一环。
对于这位曾亲自领导过巨龙航天工程的龙族领袖而言,他其实在很早以前便从高文的诸多行事中察觉了这一点……塞西尔人的目光,不知何时已经投向了星辰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