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起點-第832章 N與超夢推薦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城都地区,清澈崖。
云雾缭绕,河流清澈,广袤森林包围湖泊,湖面澄澈如明镜。
树梢回荡波波清脆的鸟鸣,皮卡丘捡起掉落在地的橘果,听到草丛的窸窣动静,叼在嘴里向森林深处跑去。
一位身材颀长、白色衬衫的绿发青年,探身从草丛走出。
他头戴鸭舌帽,目光温和,绿发长至腰侧,腰间挂着魔方。
“我们到了,捷克罗姆。”
N对空无一物的四周,轻声道:
“传说中超梦的所在地……清澈崖。”
空间泛起涟漪,捷克罗姆现身于N身旁,黑金装甲,红瞳冷峻。
『为何冒着危险,也要来见超梦一面。』
捷克罗姆仰望山坡缭绕的云雾,继续道:『我觉察到很危险的气息…与祂战斗,即便是我,也无法照顾你。』
“我们不是来和超梦战斗。”
N挺直腰杆,仰望云端,衬衫衣摆迎风晃动,眼底闪烁某种神采。
“是来寻找……人与宝可梦之间关系的答案。”
超梦是由人类制造出的传说宝可梦,却一直坚信自己是‘人类’。
而N是由人类与宝可梦繁衍出的后代,一度认为自己是‘宝可梦’。
两者屡屡迷失方向,幸运的是,生命与生命之间的邂逅,改变了他们的归宿。
『我会戒备四周。』
捷克罗姆红瞳冷峻、黑金盔甲泛光,再度消失。
“谢谢你,捷克罗姆。”
N由衷致谢,目光坚定,一步步攀登向高耸入云的清澈崖顶端。
清澈崖顶端,澄如明镜的‘明镜湖’泛起一丝涟漪。
湖畔一棵生机盎然、散发晶辉的大树,环绕着大牙狸、皮卡丘、波波等宝可梦。
树干前方,有一尊白色的人型宝可梦,缓缓扭头,露出威严毕露的面容。
祂觉察到一股亲切又难以言说的波动。
超梦,静静等候N的到来。
清澈崖地势险峻、天气多变、人迹罕至,是天然的庇护所与栖息地。
数个月前,清澈崖传出有危险宝可梦出没的消息,继而封山绕路。
一度有训练家想来碰运气,都迷失于浓雾,多数不知所踪。
N并不畏惧,仿佛脚下踩的并非陡壁,任凭直觉带领自己在大雾中穿梭。
逐渐地,云雾散去,山顶近在咫尺,视野豁然开朗。
有若世外桃源般的山顶,树木葱郁、湖面粼粼、生机盎然。
N深深呼吸,见到一尊有些眼熟的宝可梦,惊讶的眨了眨眼睛。
“你是……小智的那只皮卡丘。”
“不对。”N自语道,“感觉一样,又有些说不上来。”
“皮卡~”皮卡丘笑了笑,伏下四肢,奔向一棵格外晶莹的古树。
N好奇地投去视线,睁大眼睛,不可思议。
气氛倏地凝重、波导急剧沸腾、空气变得压抑。
一尊不怒自威的白色人型宝可梦,缓缓落地,伫立于N眼前。
N难以呼吸,喃喃道:“超梦……”
『你是谁。』超梦冷冷凝视,没有开口,传来祂压迫般的心灵感应。
“我是……N。”绿发青年回答说。
『为何在你身上,我会同时感到人类与宝可梦的气息。』
超梦紧紧锁眉,凝望绿发青年,忽然一怔,眼神不断闪烁。
『我明白了。』祂深沉地说,『你与我,是同类。』
N忽然扬起由衷的、孩子气的笑容。
“能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超梦。”N低垂眼帘,温柔地说,“那意味着,我的道路上,并非孤身一人。”
超梦凝望N,目光穿透时光长河,见到他的过去。
而那段过去,又与自己的过往,高度重合。
『你想把宝可梦,从精灵球里解放出来。』超梦质问,『为什么。』
“因为…我认为,精灵球是人类对宝可梦的一种奴役。”N语速稍快,“有精灵球的存在,人类与宝可梦的关系永远都不可能平等。宝可梦受到压迫,人们却习以为常,收服后弃之不顾、随意抛置、视为一个藏品或是一行数据,原因无非是他们用精灵球收服了宝可梦!”
超梦沉默,眼前回忆起些许片段。
和N一样,这位‘逆袭的超梦’,试图解放所有宝可梦,发明出能收服‘已收服宝可梦’的‘黑暗球’。
同样的,超梦深知N的理想终将以失败告终,依旧平淡道:『然后呢。』
“然后…”N抬起明亮的眼睛,“我遇见了一位训练家。”
回忆起彼此间的邂逅、在摩天轮的对话、那美如画卷的心声。
N目光闪烁:“他告诉我,精灵球是一种承诺…缔结彼此的羁绊、为彼此而战的承诺。”
超梦不动声色,一言不发,聆听N的演说。
“有被人类奴役的宝可梦,也有心甘情愿被收服的宝可梦。有高高在上的人类,也有与宝可梦成为家人的训练家。错的并非精灵球,而是抱有傲慢与偏见的人类。我所怀揣的理想,并非与精灵球对抗,而是人心中的偏见——”
“宝可梦并非对战工具,它们是鲜活的个体,而人类与宝可梦之间,互相连接的并非精灵球,而是……”
N顿了一下,望着超梦,颤声道:“彼此间的牵绊。”
超梦目光微闪。
N大大张开双臂,鸭舌帽下的绿发飘扬,眼底闪烁别样的神采:
“那位训练家告诉我:决定你是谁的,并非你的出身,而是你怎样运用你的生命。”
“我决定,为了更加美好的世界而战斗,直到人类不把宝可梦视作工具、代码、藏品,而是……”
N缓慢地说:“伙伴、朋友、战友……家人。”
超梦沉默良久,缓缓道:
“我来自另一个世界,半年前误入这个空间坐标……返回原世界后,为了寻找‘我究竟是谁’,我发动了一场战争。”
“战争?”
“没有错,一场人类与宝可梦之间的战争。”曾经的装甲超梦,现今的逆袭超梦,仰望蓝天,“最后,我输了,并带着这群复制宝可梦,来到这个世界。”
“所以,那只皮卡丘……”
“是复制出的宝可梦。”超梦微笑,“但它同样拥有独立的意识,是独立的生命体。”
N望着超梦的笑容,微微一怔。
九尾美狐賴上我
“决定你是谁的,并非你的出身,而是你怎样运用你的生命……”
超梦仰望天空,咀嚼着话语,喃喃道:“人类中同样有着智者,同样有热爱宝可梦的训练家。”
“正如你说的,N。”超梦低下头,目光深邃,缓缓伸出手掌,“我们要对抗的,并非精灵球……而是人心的傲慢,还有偏见。”
望着超梦伸出的手掌,N神情动容,向前一步,伸出手掌。
彼此间的手掌紧紧相握,N与超梦目光交汇。
他们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
山村小嶺主 煌依
那股力量虚无缥缈,在宝可梦的世界却又切实存在。
因为宝可梦并非简单的一串代码……只要你发自真心的信赖,它就会回应你的期待。
5月6日,N与超梦在清澈崖,像是千里迢迢、穿越遥远的时间与空间,互相邂逅了。
树丛‘窸窣’作响。
N与超梦同时投去目光。
一位黑肤少年钻出草丛,手持手机洛托姆,目露激动:
“找到了,传说中的幻之宝可梦——”
严七官 小说
“啧…怎么不是梦幻,是一个叫超梦的家伙。”
少年掏出缩小的精灵球,摁下球心放大,猛地掷出:
“区区冒牌货,看我的,精灵球,Go!!”
超梦面容冷酷,太阳穴因‘冒牌货’突突跳动。
“捷克罗姆。”
N双眼失去高光,压低帽檐,沙哑地说:
“拜托你了…使用交错闪电。”
轰隆隆!!
湖泊上空,风云变色,雷云中涌动狂暴又愤怒的雷霆。
捷克罗姆屹立于天穹之上,引擎疯狂过载,双目猩红,手握雷霆,有若一柄长矛投掷而出,正中精灵球,将其一分为二。
耀眼的雷电爆炸开来,在少年的惨叫声中,余波将其吞噬!
清澈崖的恢弘肃穆毁于一旦。
N双眼毫无高光,嘴唇泛白,压低帽檐,微微颤抖: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训练家…所以、我才……”
一只手掌轻轻搭在N的肩膀上。
N一怔,望向超梦。
超梦用念力控制少年的身躯,将其放入明镜湖,用湖水治愈他的伤痕,并将其放下山崖。
“我消除了他的记忆,令他不会再有成为训练家的想法。”
超梦平静地说:“正如你所说的,N,我们要对抗的,并非单独的个体……而是傲慢与偏见。”
N失去高光的眼睛,逐渐有了神采,怔怔的凝望超梦。
“宝可梦就该待在精灵球的偏见;能用精灵球收服一切宝可梦的傲慢。N……”
超梦目光明亮,温柔地说:“你还不可就此停下。”
N的眼睛逐渐有了色彩,鸭舌帽下的绿发与白色衣摆随风晃动。
再回过神时,超梦带着它的复制宝可梦,逐渐升高,消失不见。
由于那位鲁莽的少年,超梦已无法再栖息于清澈崖,必须另寻他处。
独自一人屹立于寥廓的山丘之上,N心底像缺失一块,倍感悲伤、流下泪来。
……
合众地区,雷文市。
俊朗的黑发青年,衣着衬衫,站在摩天轮售票口,询问小姐姐:
“请问,那位绿头发、身高和我差不多的年轻人,这几天有来过嘛?”
售票员正在打盹,一眼辨认出这是当年自己磕过的CP之一,乐呵道:
“当然,他几乎每天都来乘摩天轮,不过这几天似乎去外地了……”
售票员拉开抽屉,“他还给我留下一张信件,说有人问起他时,就把信件递给他。”
陆野接过信件,道了一声谢,走到自动贩卖机旁的长椅坐下,慢慢展开。
【先生/女士:
您好!
请允许我先致歉,我并不知道您的身份。
不过,您能找到雷文市摩天轮,一定会是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非常少,了解我常来雷文市的朋友愈发少了,仅有维奥,还有陆老师。
所以,这是一封留给陆老师的信件,如您并非本人,还请将信件交还原处,我将致以诚挚谢意。
老师,近来如何,听闻您参加了世界锦标赛,预祝您夺得佳绩。
也许您不感兴趣……我的索罗亚进化了,依旧畏惧人类,但比以前好了很多。
懶語 小說
等离子队也迎来许多新人,他们的理念并不纯粹,但等离子队需要人手。
我依旧是从前的我,却又产生些许变化。体重没有减轻、视力没有变化,那究竟是什么?我无从谈起,也许是观念。
从前我认定这世界非黑即白,理想与真实的矛盾无从调解。
现今我能听见更多的声音……包括那些不对称的、不和谐的、不具美感的。
摩天轮的票价也涨了,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变化,究竟向好向坏很难说,我只认定一件事。
我的旅行仍将持续,下一站是寻找超梦,希望能借您的运气。哈哈。
您诚挚的学生。
N。
另附摩天轮票两张,这次我请。】
陆野抖开两张摩天轮票,递给检票员,两手插兜登上摩天轮。
上升到最高处时,空荡荡的前座仿佛现出N的身影。他托腮看向窗外,温和地说:
“摩天轮的美好之处就在于那圆周运动……力学……是一种美妙公式的具体呈现……”
陆野仔细一看,仙子伊布蹲坐在它身前,晃了晃小爪子:“布咿?”
“没什么。”陆野取出缎带精美的盒子,微笑道,“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布咿?”仙子伊布眨了眨湛蓝的眼睛,用缎带打开盒子,微微睁大。
盒子内是一粉一紫两枚可爱精美的蝴蝶结,分别由玛绣与梅丽莎设计,颇具美感。
“布咿…”
这、比那个衣帽间的蝴蝶结,还要好看…
仙子伊布微微出神,撑着两只前肢,蹲坐在椅子,傲然地扭过头去:
“布咿!o(´^`)o”
我、我一点都不喜欢,快去退货!
“你今天指定是要戴蝴蝶结的。”陆野道,“来,我来帮你!”
“布咿!(〃>皿<)”
雷文市的上空,绿发青年低垂眼帘,伏在捷克罗姆的背上从天空穿行。
今天開始當首富
视线落在衷爱的摩天轮,N微微一怔,旋即流露出久违的笑意。
“老师……”
N目光坚定:“我的旅行,还不会停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