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世獨尊 起點-第兩千一百三十四章 彼岸花看書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这里就是神尸!
林云豁然惊醒,难怪他在渡过炎龙河时,感受到一些空间波动。
神尸本身自成一片空间,跨过炎龙河就相当于穿过了传送阵,来到了神尸秘境。
天墟废土就是神尸,或者说神尸与原本的天墟融合,而后自成一界。
林云又逼问了几句,这才知晓,他们这里的血鸦都是在神尸中诞生,由神血神灵生前的罪孽融合而成。
即便是死了,也会重新融化在神尸之中,百年之后还会再次诞生,所以在神尸内部他们是不死的。
在这里有极为强大的血鸦,他们与天墟废土的人类古尸融合,有了完整的肉身,被称作血鸦王。
纪峰血鸦害怕林云将他练成宝珠,逼问之下,一五一十全部说了出来。
“神之血果在什么地方?”林云追问道。
“神之血果?”
纪峰目光闪烁了下,道:“我没听说过。”
“看来你不老实啊!”小冰凤恼了,准备再将其折磨一番。
“我真不知道,这天墟废土广阔无边,每个血鸦王都有自己的领地和仆从。血鸦王之间经常会发生血战,我们根本就不敢乱走,一旦离开原来的领地,就会被对方奴役成为仆从……”
按照他的说法,这里仅仅是天墟废土的边缘,在往里走会遇到很多强大的血鸦王。
“如果真有神之血果,可能在血焰平原,那里是神尸的心脏部位。”
纪峰血鸦给林云指了一个大致方向,他只知道这些,并未真正去过血焰平原。
林云若有所思,道:“你似乎很怕我,你听说过我?”
纪峰颤抖着点了点头:“之前天墟废土,来了很多魔灵,这些魔灵很恐怖,好多血鸦王都被他们灭了。”
“他们交谈中说到过你,说有一位大圣境的魔灵因你而死,对你恨之入骨。”
林云心中嘀咕,那位金眼魔灵的死,魔灵族将这笔账算到他头上了,明明是天邢前辈斩杀的。
他也不做解释,沉声道:“最后一个问题,知不知道一个女人的下落。”
林云和他描述了一番苏紫瑶的模样还有气质,纪峰先是摇头,后道:“我记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人,可没见过,我只听说魔灵族和另外一边人族修士都在找她,她确实在天墟废土,但没人知道在什么地方。”
林云松了口气,不管如何苏紫瑶还活着。
“他怎么处置?”小冰凤道。
“你杀了我吧,别把我练成宝珠就成。”纪峰血鸦很怕林云,颤抖着求死。
林云没有将他练成罪孽宝珠的法子,也没打算杀他。
他用幽魂锁在对方体内留下禁锢,让其跟在自己身边。
这里的血鸦都不怕死,想要打听情报很难,留着他比杀了他有用。
接下来的时间,林云和小冰凤前往血焰平原。
途中小贼猫苏醒过来,它成功晋升到了圣境修为,小团队实力增加了许多。
那纪峰确实没有说谎,这里很凶险,血鸦王都有很强的领地意识。
一旦被发现就是死战到底,十多天的时间,接连发生了好几场大战。
有一次,还和血鸦王正面碰上,林云将逐日神诀催动到极致,才颇为侥幸的逃了出去。
无休止的大战,林云都有些疲倦,倒是小贼猫兴奋的很。
它初入圣境,正是大展身手的时候,永远都拼杀在第一线。
纪峰血鸦看的头皮发麻,这就是葬花公子嘛,连一只猫都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在往前走就是鸠罗王的领地了,鸠罗王融合天赋废土中一名上古剑修的尸体,他的实力极为恐怖。”
纪峰血鸦出言道,他很害怕,颤声道:“鸠罗王很残忍,他对自己实力极为自信,不需要多余的仆从,所有俘虏都被他拿去炼化他的那柄圣剑了。”
“血鸦炼剑?血鸦能有什么用?”林云疑惑不解。
见林云有些看不起血鸦的模样,纪峰血鸦生气了,道:“我们天墟废土的血鸦乃神血所化,即便在如何微弱,积少成多也能炼出真正的神血,比罪孽宝珠要强的多。”
“我们是血中贵族!不是万坟谷那群土包子可以比的,鸠罗王就是用神血祭炼罗睺圣,是天墟废土赫赫有名的宝剑。”
“原来如此。”
林云恍然大悟,而后目光看向纪峰血鸦,知道怎么对付对方了。
纪峰被看的心里发毛,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道:“别……我身上的血就算是全都炼化了,也练不出一丝神血,你杀了我就好。”
“就你这怂样,还血中贵族,跪族吧。”小贼猫鄙视道。
纪峰脸色青红变幻,不敢还嘴。
他现在发现这三位都是爷,葬花公子最可怕,看一眼就让人发颤。
小女孩嘴最损,但最狠的还是这猫爷,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
小贼猫精力旺盛,这段时间纪峰没少挨揍。
林云不想绕路,还是打算横穿这片区域,至于鸠罗王……能不打招呼尽量不打招呼。
鸠罗王领地范围极大,放在外界足足有一个宗门大小。
事实上他的领地,就是天墟废土的一处上古宗门遗迹,有许多残缺的建筑和破损的宫殿。
“我看看情况。”
当距离鸠罗王的领地数百里时,林云忽然停下,他现在剑意极为敏锐,察觉到了一丝波动。
当即来到一处石柱上,催动剑意,很快他的眼眸出现一点金色神光,他的视线顿时不断蔓延出去,一百里两百里……上千里的景象都被悉数看到。
“跟着我。”
林云吩咐一声,带着几人在鸠罗王的领地穿梭。
他提前观测到领地内的情况,所以避开许多血鸦的巡视,一路有惊无险来到了一处剑冢。
剑冢很古老,且极为宽广,一眼看不到边。
黑色破败的地面上,除了锈迹斑斑的古剑外,还有许多上古残存的尸体。
此刻剑宗内,有三道人影存在,他们将剑冢内的尸骨一一收集过来。
咻!
他们眉心突然竖眼睁开,各自凝结手印施展秘术,身上有黑色的雾气释放出去。
随着雾气蔓延到尸骨中,那些只剩骨架的尸体一点点充实起来,而后如活人般僵硬的站了起来。
“魔灵!”
纪峰血鸦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这帮魔灵在做什么?”
林云淡淡的道:“魔灵族的转化仪式,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魔眼和魔雾,可以将死去的修士化成魔僵,变成自己的傀儡。上古黄金盛世覆灭后,这帮人就是靠此术横行昆仑,才导致黑暗动|乱。”
林云看似平静,实际上也受到了很大震撼。
他在各种遗迹中和魔僵打过交道,可还是第一次看到魔灵族施展秘术,这种手段太邪恶。
许多昆仑修士生前和魔灵战斗,死后却变成魔僵,成了他们屠戮同胞的帮凶。
“问题有点大啊林云。”
小冰凤道:“这里是天墟废土,上古年间圣境多如狗可不像现在,若是积攒到足够的圣境魔僵,等到葬神山脉封禁解除……”
林云神色凝重,替她说道:“黑暗会卷土重来。”
时代确实变了,盛世降临了,可黑暗也在蠢蠢欲动。
现在看来,血月神教和魔灵族踏进这天墟废土,恐怕不仅仅是为了神之血果那么简单。
呼!
有血光呼啸而至,下一刻血光落下,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魔灵出现在剑冢。
既爱亦宠 简简
他俊美清秀,眉毛细长,不像魔灵,反倒像人族修士的美男子,皮肤白的女孩都嫉妒。
穿着一件白色长衫,显得很有气质。
“参见洛郢王。”
三名圣境魔灵赶紧行礼,神色极为恭敬。
王族,那至少是银眼魔灵,甚至金眼魔灵……这个年轻的洛郢王怕是极为恐怖。
林云顿感不妙,将剑意释放出去,把几人的气息全部罩住。
还好这里是剑冢,残存着许多古老而狂暴的剑意,很适合隐藏身形。
斗破苍穹.2 小说
可即便如此,林云也不敢大意。
“这鸠罗王的领地宝物还真多,竟然有一株彼岸花,真是暴殄天物,你们取一滴神血将它催熟,本王要炼化这株彼岸花。”
洛郢魔灵淡淡的吩咐一句,反手取出一株大红色的玄妙奇花。
这花极为漂亮,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一条条纤细的枝蔓,像是少女的手臂般。
花枝舞动间,似有曼妙的声音空灵悦耳,仿佛听着歌声就能看到世间所有美好。
等洛郢魔灵将彼岸花种在土里后,三名魔灵各自取出一滴神血,浇灌在彼岸花中。
他们要强行催熟彼岸花,除了神血之外,还要耗费自身大量的血气甚至生机。
可在洛郢的命令下,三名魔灵不敢有丝毫违抗。
他们围坐在彼岸花四方,各自将血气和生机,注入到彼岸花。
呜呜呜!
彼岸花摇曳生姿,不一会就生长到了十多米的地步,显得更为妖娆美妙,勾魂夺魄。
嗡!
林云自己倒是忍住了,可葬花却没忍住颤动了下。
没办法,它对世间奇花都没有抵抗力,这传说中的彼岸花就更难以抵抗了。
林云脸色微变,赶紧制止住葬花。
好在此时,剑宗内也是狂风不止,许多锈迹斑斑的古剑也在颤鸣。
可洛郢魔灵的目光还是看了过来,他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旋即缓缓闭上双目。
轰!
等到他再睁开双目时,一股恐怖的魔威席卷而来,林云顿时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这家伙绝对是金眼魔灵!
“连圣境都没有的老鼠。”
洛郢魔灵的嘴角勾起抹冷笑,他缓缓抬手,掌心圣元凝聚,可怕的力量波动立刻传递四方。
呼哧!
就在林云准备出手时,一道剑光从天而落,洛樱魔灵瞬间闪开。
咔咔咔!
一柄血光熠熠的圣剑落在地上,剑冢内其他锈迹斑斑的古剑同时炸裂,强大的剑意从那血色圣剑中释放出来。
同时间,有一道人影悬空而立,一堆血眸冷冷的看向洛郢魔灵。
那人影身高将近一丈,体型显得极为夸张,在他周身有许多血鸦盘旋,吹得他身后披风猎猎作响。
正是鸠罗王,这片领地的主人。
鸠罗王看向洛郢魔灵,冷冰冰的道:“洛郢魔灵,我们的交易仅限于这些古尸,可不包括这株彼岸花。”
“那就再交易一次。”
洛郢魔灵不慌不忙的笑道:“那就在交易一次,十滴神血换这株彼岸花。”
鸠罗王没有说话,他看着疯狂生长的彼岸花,喃喃道:“这彼岸花原来要这么催熟,难怪在我手中这么多年都没变化。”
“十五滴神血。”
洛郢魔灵加码。
鸠罗王的眼中闪过抹贪婪之色,道:“本王很好奇,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神血,交易古尸就花了十滴神血。”
“若是之前,本王可能就答应你了,可现在本王改变主意了,杀了你,就全都是我的了。”
洛郢魔灵咧嘴一笑,道:“很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轰!
话音落下,他眉心张开一道金色竖眼,同时间身上四阶圣君的威压疯狂涌动。
但那鸠罗王并无惧意,伸手一招,冷冷的道:“罗睺!”
插在地上的罗睺剑闪电般落入其手中,星河剑意在他身上绽放,数十条百丈星河在天上激荡不止。
逆 天 技
洛郢魔灵怕波及彼岸花,不想在剑冢开战,他腾空而起,两道身影瞬间杀到了千里里外。
砰!
一道可怕的巨响传来,即便经过千里蔓延,依旧有余波扫荡,震碎了许多残破的殿宇。
围坐在彼岸花周围的三名魔灵,各自伸出一只手,一道结界摊开将剑冢笼罩其里面,使其免受外界波动。
剑冢外。
学魔养成系统
林云盯着彼岸花,道:“纪峰,拿到神之血果前取走一株彼岸花,这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