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蓋世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卡多拉思鑒賞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虽然只是一道光之神影,可她一现身于此,所有人的视线,都不自禁地汇聚在了她的身上。
对所有向往光明者来说,她仿佛就是神灵的化身,象征着圣洁和美好。
哗!哗哗!
附近的星辰,日和月为之一亮,还分出一部分光源落在她的身上。
她并不显高大,体态玲珑娇小,白金般的碎发下,她的小脸如美神精心雕刻而成,挑不出一点瑕疵,让凝望她的人都想呵护她,甚至是自惭形秽。
卡多拉思,明光族的族长,外域星河排名第二的异族强者。
仅次于大魔神贝尔坦斯。
神級風水師 易象
同样美丽出众的灿莉,和她一比都要逊色许多,而她永远都是惹人怜爱的小女孩形态,似乎锁着了光阴,永远不会再长大了。
可她真实的年龄,却比修罗王萨博尼斯,比九星贤者贝鲁都大。
“大人!”
“族长!”
陈凉泉、柳莺和灿莉,在“陨落星眸”上纷纷欠身,朝着这位闻名天外的至强者行礼,表达自己的尊敬和对光明的向往。
“檀笑天说他从灰域而来,还说了他在灰域的经历,对你……他言辞间颇为欣赏。”卡多拉思的这道光之神影,声音甜美如蜜糖,宝石般的眼眸干干净净,没丁点杂质,她抿嘴一笑,道:“奇怪呐,檀笑天这样的小坏家伙,不是和你们神魂宗对立的吗?”
“他居然欣赏我?”虞渊讶然轻笑。
面对战力比修罗王萨博尼斯都高出一筹的明光族族长,他没有拘谨和不自在,说了大魔神贝尔坦斯去深渊时,将源界之神也逼了回去,破坏了源界之神对此方世界的侵蚀,让源界之神的计划夭折。
少部分隐秘事,他隐瞒了下来,没说太多和幼兽、不死鸟相关的部分。
“这么说深渊巨蜥和溟沌鲲,还有那杰西卡、奥卡菲娜,现在还留在灰域?”卡多拉思提起奥卡菲娜时,眉梢微动,似乎认识影族的那个老妪,并轻叹了一口气,“奥卡菲娜也是苦命人,这小丫头呢,从小情路崎岖坎坷,每次碰到的人呢,最终发现都是坏人。”
虞渊眼神古怪。
奥卡菲娜满脸的皱纹,一副老巫婆的形象,浑身透出阴沉凶厉感,下手歹毒无比,可在卡多拉思口中,竟然变成了一个情路坎坷的倒霉小丫头,让虞渊说不出的怪异。
“所以呀,男人就没几个好东西。小灿莉,你可别和奥卡菲娜一样啊。”
卡多拉思嘴里和明光族的圣女灿莉说话,眼睛却望着柳莺,话里的提醒意味明显,“说起来也是很奇怪,贝尔坦斯老前辈呢,也和我说起过你的。那个时候的你,似乎还没从浩漭离开,他竟然留意到了你。”
“我第一次知道浩漭的神魂宗,有一个叫虞渊的家伙,就是通过他。”
“灿莉会去浩漭,我能够放心让她去,也有这个原因在。”
明光族的族长,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虞渊,像是在看一个小怪物。
虞渊浑身生出一种微微的刺痛感。
斩龙台上的他,本体和阴神都在,只有阳神留在灰域内,还在找寻异兽做尝试,没有和躯体合一。
微微的刺痛,来自于他的血肉、心窍,眉心也有一霎刺痛,但却不明显。
虞渊皱眉一声轻喝。
卡多拉思倒也识趣,没有再以她的神力探查,在她的心中,虞渊这样的小家伙,就是晚辈中的晚辈。
一个小屁孩子,竟然让老贝尔坦斯重视,她也想看看这小孩有什么特殊之地。
α的新娘─共鳴戀情─
她倒是没什么恶意,纯粹就是好奇,想勒破虞渊迅速成长的秘密。
当然,也是因为她自视甚高,没将虞渊当做同等级的存在看待,才会这样行事。1
她旁边的陈凉泉和灿莉,也是初闻此事,不由震惊地望来。
尚未冲离浩漭,还没有在天外扬名的虞渊,凭什么被大魔神贝尔坦斯留意到?
他们感到很困惑,觉得在虞渊的身上,仿佛笼罩着重重的神秘。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柳莺,你随我去灰域。我向你保证,你师傅和星月宗被囚禁者,我会令他们全部得救。”被当面窥探了躯体的虞渊,多少有点不悦,明明卡多拉思展现的才是小女孩形态,她却老气横秋地称呼别人小丫头小孩子。
虞渊不愿浪费时间,不想掺和他们和檀笑天的事,就谨记他来光耀星域的目的。
“好的。”柳莺很乖巧地收起“陨落心炎”,轻飘飘落在斩龙台,“感谢你的招待和陪伴,以后如果有机会,我还要请你去星月宗做客。”
“你要走了啊。”灿莉念念不舍。
“是的,我有我的使命在身。”柳莺轻声说。
“等下!”
血海的諾亞
卡多拉思的光之神影微笑着拦阻,在陈凉泉和灿莉都不解时,她轻声一笑,说道:“巴洛想见你一面。”
“巴洛?”
虞渊诧异地眺望光之城,心生奇怪的感觉,因为他和星族的族长没什么交情。
“老贝鲁,利奥和杰拉特三人,从灰域离开以后,去湮灭星域之前,和他提过你。说没有你的帮助,他们三个出不了灰域。巴洛想亲自谢谢你,谢你救了利奥,还有他们族内的老前辈。”灿莉解释。
利奥是“群星之子”,贝鲁和巴洛出自同一个家族,还是巴洛族内的长辈。
这两人对巴洛很重要,倒是杰拉特这位九级的星河统领,对巴洛来说不算什么,都没有特别提起。
“不必那么客气,我和大贤者贝鲁的交情,是因为别的事情建立的。”虞渊摆摆手,不想在光耀星域继续浪费时间。
“他诚心道谢,还请你给他一个面子。”卡多拉思坚持。
“虞渊,巴洛的口碑很好,是明光族坚实的盟友。我觉得吧,你去见一下,然后再带柳莺那丫头离开,也不会耽搁太久的。”陈凉泉出言劝说,遥遥指向光之城,“放心吧,檀笑天一时半会出不来的。”
“我倒不是怕檀笑天。”
虞渊哑然,心想我和檀笑天在灰域待了那么久,这位魔主是什么样的人,我岂会不清楚?
檀笑天不是林道可,他和韩邈远并没多么牢靠的交情,不会为韩邈远做什么。
“算了,那我就去见识一下光之城的奇妙。”陈凉泉的面子他是给的,点了点头后,就随着卡多拉思的这道光之神影,和陈凉泉、灿莉等人一起,向那座神奇城池飞去。
“斩龙台!”
“神魂宗虞渊!”
临近的域界小天地,一颗颗星辰表面,不少身穿耀目铠甲的明光族战士,看到斩龙台和卡多拉思同行时,不由惊呼了起来。
此刻,还敢留在光耀星域的明光族族人,血脉等级没低于八级的。
那些明光族的战士,大多还具备圣器,明晃晃的铠甲吸收着日月星辰光辉,在天然的星辰界壁外驻扎,似在严加戒备着什么。
“檀笑天即使从光之城出来,光耀星域也有另外一张巨网,会将他捆缚住,再按回光之城。”灿莉小脸充满了傲然,“外面的那张网,由我以生命祭坛发动,借助八百个明光族战士的力量和圣器,能引动一股专门针对黑暗的神圣力量!”
暖婚,我的霸道總裁 日暮三
“我知道你的不凡。”虞渊称赞了一句。
“你哟,要是能突破到十级血脉,让你的那座生命祭坛和光之城共鸣,我们就不是镇压檀笑天,而是能直接杀死他了!”卡多拉思略有些遗憾,“很多很多年前,有魔宫的主人,也被我们轰杀在光之城。不过在当年,我们还借助了天魔的力量。”
“大祭司里德?”虞渊询问。
“你怎么知道的?”卡多拉思微惊。
“常年裹着他魔魂的斗篷,缭绕着浓郁的黑暗力量,我猜可能就是战利品之一。”虞渊答道。
“你倒是聪明。”
谈话间,一行人到了光之城上空。
虞渊垂头,端详着这座神奇的城池,立即感受到了一股纯粹的黑暗。
“咦,虞渊你来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