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最初進化 txt-第一百零九章 計中計推薦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可以见到这云雾状的东西大概只有巴掌大小,乃是纯白色的雾气,其表面都在不断的变幻着,不时都会演绎浮现出几个小孩子的笑脸出来,可以从这些笑脸当中看出来那种纯真的,由衷的欢乐,就像是婴儿对着父母“咯咯咯”的笑一样。
这东西就是甘露元胎!道门苦心积虑的建立女儿国,逆转地脉,驾驭龙气,所谋求的东西!
见到了这东西以后,王女露出了纯真而灿烂的笑容……徐二这时候突然倒地,剧烈抽搐,口鼻溢血,看起来是凶多吉少,王女这时候却询问道:
“玉漱子一共让你帮忙偷运出去了多少甘露元胎啊?”
徐二艰难的道:
“差不多半年…..就能拿到一个,现在他那里还有三个!”
王女顿时震惊道:
醫路仕途 小說
“还有三个!他放在什么地方?”
徐二痛苦的抽搐道:
“我…..我不知道,炼化元胎会散发出无界之香,他不敢在回天坊里面行事的。”
“我只负责将元胎送下山去埋起来,然后最后都是由他自己抽空下山……处置!”
说到这里,徐二的脑袋陡然炸开,那模样真的是惨烈至极,简单的来说,肝脑涂地用在这里就是写实,而不是修辞/夸张兼具的成语了。
这看起来是两种不同的禁制在他的头部当中冲突,最后就造就了这惨烈后果!
幻象当中的画面就此定格,十来秒之后就直接烟消云散。
***
不过这时候,方林岩的脑海里面,却骤然闪回了一副画面,那就是在旁边的王卫掀开了马车帘子的那一瞬间!
可以见到王女弯腰下车的时候,马车帘子被掀得开了一些,因此车厢内部的情景露出了一小部分,方林岩视野的余光当中看到了一个小几,而小几上面放的东西,差点儿让他惊讶得叫出声来。
那是一截通红的辣椒!!
这辣椒的外形看起来有些类似于牛角,一看就是那种顶辣顶辣的那种,
更关键的是,这玩意儿是从中间断掉的,应该是被人咬掉了半截!
这一瞬间,就像是成功找到了线头似的,那些仿佛笼罩着层层谜云的事件一下子就露出了真相。
原来,这才是唐金蝉的最终底牌啊,
之前的一切,什么兑禅,班志达,蜘蛛妖,毘教….依然也是被随手抛弃掉的棋子而已!!
真正的杀着,居然是在山道之上!
在目睹了地宫一战之后,方林岩便几乎可以断定唐金蝉在女儿国内部有一个身份很高的内应,可以不动声色的为兑禅搞出来的漏洞背书擦屁股。
但是,方林岩却也根本没有往王女身上去想,因为一来是思维盲区,二来则是因为潜意识当中就有性别差在里面,总觉得唐金蝉一个九世修行的老和尚怎么会想着要去对一个娇滴滴的王女下手?
然而事实上这件事就真的发生了!
这时候知道了结果来反推过程,顿时方林岩就觉得有很多东西其实早有征兆。
第一次见到王女的时候,发觉她性情乖戾暴躁,那估计就是她体内三魂七魄不完整(被唐金蝉控制影响的一魂二魄在沉睡)的缘故,这种魂魄不完整的人肯定是性格无法预判,举止无常。
用现代语言来说,那就是精神病人,再说得准确一点儿,就是重度精神分裂症,然后主人格还在沉睡时候的表现。
不仅如此,方林岩就亲眼看到,当时四大国师之一的欧阳女祝气息奄奄,路过的班志达却出手帮忙救治,很显然,这也是因为唐金蝉的底牌之一乃是二王女的缘故。
欧阳女祝,搞不好也是二王女的班底!
这个唐金蝉,真的是行事若天马行空,根本让人琢磨不透。
在此之前,方林岩都以为他的底牌就是联合毘教,然后以毘教为踏脚石从回天坊里面夺来甘露元胎。
但现在看起来,这些都是幌子,都是掩饰,真正的杀着,是直接在山下守株待兔,等着有人将东西乖乖送上!!!
你以为我要抢东西,不,我其实只是要打草惊蛇而已……所以,无论回天坊里面打成什么样,唐金蝉都无所谓,他只想将局势搞乱,然后让玉漱子觉得有机可趁,将自己偷偷藏下的东西运出去而已….
不仅如此,唐金蝉更是动用了绝户计,将这件事搞成蜃珠,到处抛洒,这是直接要将镇守这里的道德宗掌门玉漱子逼上绝路啊!
不仅如此,五庄观的镇元子被算计,一个月内不能出手,平时打理这一应俗务的清风+坐骑妖鹤也是被大天劫劈成了焦炭,估计没有一年半载的是恢复不了的了。
上面阎王没空,下面小鬼就肯定乱糟糟。
在这种情况下,唐金蝉多了一个玉漱子,甚至整个道德宗来帮自己分担压力,那日子就真的是美滋滋了啊。
更重要的是,方林岩现在都不敢肯定二王女就真的是唐金蝉的最终底牌了,
这个人的盘算,真的是鬼神莫测,若二王女就是最终底牌,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在蜃珠当中出现的,必然要好好的隐藏起来。
唐金蝉故意将之放了出来,搞不好就是要拿她来做招牌,吸引大家的目光,告诉有心人甘露元胎在她的手上。
等到你将大量的精力,资源,投放过去,唐金蝉却是釜底抽薪,暗度陈仓,而这也是他的一贯操作。
兑禅,班志达等等这些高调出场的,最后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他的弃子!
若是他再搞点骚操作出来也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稀奇。
不仅如此,方林岩觉得最后徐二说的话多半也是被控制了讲出来的,那就是要加大玉漱子的吸引力……
***
就在方林岩看出了唐金蝉背后算计的时候,亲眼目睹了幻象的玉漱子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的最大隐秘,此时已经被人血淋淋的撕扯开来,并且公之于众。
更要命的是,最后对方还不忘狠狠抹黑了一下自己,说自己手上有足足三枚昧下来的甘露元胎!
这可真的是黄泥巴掉裤裆里面——-不是屎都是屎了!
天可怜见,自己拿到甘露元胎之后,都是千方百计寻找机会让徐二送下山去,然后自己也是抽空下山,直接遁入秘境当中在第一时间内直接将之炼化了,怎么可能攒起来?
更重要的是,五庄观那边也绝对不是那么好欺哄的,玉漱子必须要等到时机成熟,外加弄到蒙蔽天机的道具才敢下手。
道德宗守护回天坊几十年,玉漱子一共也就找到机会,只私吞了三枚甘露元胎,王女操控徐二朝他身上泼污水,说现在他还有三枚甘露元胎,这真的是活生生的污蔑了。
可是,玉漱子却根本没办法站出来为自己辩白——–说得更直接一点,就算是辩白了也没人会信!这就非常尴尬了。
毫无疑问,玉漱子乃是个不折不扣的枭雄,他默默的从怀中取出了一个丹瓶,然后从中取出了一枚丹药,这玩意儿正是血菩提!然后直接吃了下去。
目睹这一幕,玉清子痛苦的道:
“那幻象上说的果然是真的!师兄,我们宗门每年只能分两枚血菩提,今年的都已经分了下去,一枚卖了出去,一枚给了四师伯,你这多出来的是哪里来的?”
玉漱子来到了玉清子的面前,突然一掌击在了他的胸口!
玉清子惨笑着自认为必死,却没料到这一掌打在了他的身上以后,情不自禁的就张嘴猛力一咳:
立即就见到一道血色光芒激射而出,发出了凄厉的啸叫声,然后直扎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将之生生扎破了一个洞。
而玉清子却顿时觉得身上轻松了不少,胸臆当中的撕心裂肺感立即荡然无存。玉漱子在玉清子的面前丢下了一个丹瓶,淡淡的道:
“你身上的剑气我已经逼出来了,这瓶子里面是两枚血菩提和一枚通窍丹,算是我这个做师兄的给你的补偿。”
“现在五庄观这边被搞得元气大伤,一时半会儿是腾不出手的,其余的各派反应过来到派出人手也是需要至少一个时辰的时间,你等伤势好一些就走吧。”
玉清子胸膛剧烈起伏,强声道:
“我不走!我走了以后,宗门怎么办,总得要留下一个人来给五庄观一个交代。”
玉漱子冷声道:
“然后你就这么白死?看着道德宗从此蔓延下来的香火自此而绝?这样的话,你对得起列位祖师,对得起死去的师尊?”
玉清子咬着牙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和你将罪名全部担了下来,五庄观不能不讲道理吧?”
玉漱子冷笑道:
“五庄观若是讲道理的话,那么如意子就不会死了!”
“如意子看起来是与女儿国产生了纠葛冲突最后被杀,但你难道不清楚吗?这背后还不是五庄观的那名管事在从中挑拨?”
“若不是他说如意子那里存下来了足足六颗血菩提,女儿国的人又怎么会动杀心?”
玉清子正要说话,玉漱子继续道:
“关于甘露元胎的事情,我问心无愧,因为若不这么做的话,十五年之前我们道德宗就已经被终南派取而代之,变成了丧家犬,更不可能让门派达到现在的气象!”
“现在你要搞清楚局势,师弟,我此时已经是千夫所指,就算是现在开始逃走,也没有把握一定能活下来。你若是白白将性命消耗在无谓的意气之争当中,我死以后,你觉得门中的谁还能撑起大局?”
被玉漱子这么一说,玉清子顿时呆住,他之前心里面全都是悲愤,可是被这么一说,才觉得现实如此残酷。
玉漱子深深看了玉清子一眼道:
“时间宝贵,早一秒走,那就多一线生机。师弟,你是想要轰轰烈烈的死,还是忍辱负重的活下来让我道德宗一脉延续下去不至于断绝,那都在你一念之间!”
说完了之后,玉漱子二话不说就转身离去了,很显然,这个人应该也早就做好了东窗事发的预案,现在准备跑路了。
看着师兄离开的背影,玉清子嘴唇剧烈的嗫嚅了几下,然后在对方即将离开的时候突然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
“师兄!!!”
玉漱子的身影顿了顿。
玉清子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
“多保重。”
玉漱子高大魁梧的身影摇晃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然后玉清子郑重的将那个丹瓶收了起来,这时候方林岩也是有生出贪念,想着是不是现在杀出去,干掉玉清子拿钥匙外加将丹药收入囊中一气呵成……
但他接下来就见到玉清子将手一招,然后那一把断掉的小剑就远远的飞了过来落到他的手里面,顿时方林岩就打消了一切不切实际的念头。
这家伙看起来之前差点儿被玉漱子一眼瞪死,可是那并不是代表他弱,只能说玉漱子的实力太变态。
玉清子现在还能以气驭剑,将趁手兵器仿佛叫宠物狗一样直接喊过来,那么他就能让这把剑飞过去砍人!方林岩自问自己的小身板还是经不起这一剑的,于是就只能继续闷声大发财了。
很快的,玉清子调息了一会儿,便强提了一口气直接走人了,这里也重新恢复了安静,看起来这里依然是藏气避风,景色不凡的神仙居所。
当然,若是加上那几具东倒西歪,死不瞑目的小道童尸体之后,这福地就一下子变成养尸地了……
见到一干人都纷纷跑路了,方林岩想了想,便放出了无人机进行望风,自己很干脆的就冲上去摸尸了,他倒不指望能发什么横财,空间也不会给出这样的机会。
而是因为方林岩很清楚此时这回天坊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而这地方也是不折不扣的风水宝地,虽然堪称步步凶险,却也是步步机遇,所以看能不能从他们的尸身上找到一些线索。
简单的搜索了一番之后,方林岩在这几个小道士身上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除了不少银票之外,就是两个账本,还有一块令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