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第1320章 最後的考驗看書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它就像是雷雨过后的春笋。
農婦靈泉有點田 峨光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很快就长成了三四层楼高的庞然大物。
凝聚成整片“浮雕”的类液态金属物质,还在疯狂朝它涌动。
化作越来越多的触须、肢体、眼睛和爪牙,告诉目瞪口呆地站在它面前,显得无比渺小的两人,现在的高度和狰狞的姿态,远远不是它的极限。
当一只又一只类液态金属物质凝聚而成的巨大眼球,犹如丑陋的肿瘤般,从它的褶皱中挤出来,“滴溜溜”乱转,最终都转向了孟超时。
明明眼球表面还绽放着金属光泽,像是冷冰冰的死物。
眼球深处,如同晶石镶嵌的瞳孔,却激射出掠食者独有的,饥肠辘辘的杀意。
上万道“目光”犹如上万束杀伤力极强的射线,贯穿孟超的大脑,令他眼角抽搐,头疼欲裂。
脑海中更是浮现出一个尖锐无比的声音。
仿佛是至高无上的神魔,命令他跪下,像是近万年前的图兰兽人一样,对着这根“图腾柱”顶礼膜拜。
曉風陌影 小說
孟超咬紧牙关。
意志力犹如两根钢钉,死死钉住了自己的脊柱和膝盖关节,才能勉强和这尊诡异无比的雕像抗衡。
“千万别跪!”
狼王也接收到了同样的信息,又看到了孟超不断颤抖的脊背和双腿,吓出一身冷汗,连珠炮般道,“这是进入圣山神庙之前的最后一道测试,也是祖灵设下的陷阱,千万不能跪,一旦你跪倒在地,对它顶礼膜拜,它就会毫不犹豫将你撕成碎片!”
“是吗?”
死囚籠
孟超连呼侥幸。
幸好,自己身为地球人的尊严,以及对“母体”的警惕,让他不愿意对这尊诡异的雕像低头。
否则,此刻的自己,只怕已经变成指甲盖大小的碎片了。
“那应该怎么做,才能通过最后的测试?”孟超一边对抗着“图腾柱”散发的意志,一边艰难问道。
“当然是用图兰人最习惯的办法。”
狼王眼底闪过一抹决绝,咧嘴笑道,“我们图兰兽人是最讲究勇气的种族,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手,只要敢阻挡在我们面前,就算比我们强大百倍,都要毫不犹豫地举起战刀——不是荣耀的胜利,就是荣耀的死亡!
“如果因为对方是祖灵的化身,就止步不前、举手投降甚至顶礼膜拜的话,只会令祖灵大失所望——这样的懦夫,又有什么资格,进入圣山神庙,去接受祖灵的祝福了?
“所以,高举你的战刀,用超越极限的力量,攻击这尊‘图腾柱’的雕像,这就是进入圣山神庙的唯一办法!”
话音未落,狼王的“六弑战甲”之上,一枚枚犹如红色水晶般熠熠生辉的狼牙,统统竖立起来,令他的整体轮廓,瞬间膨胀一轮。
原本分布于双臂之上的“六弑战刀”,也化作六道血芒,呼啸而出,在半空中交错、拼接、融合,变成一柄狭长无比的绝世凶器。
覆手天下 小說
狼王没有撒谎。
他真的腾空而起,在半空中抄住战刀,借助翻滚旋转之力,将刀锋的速度飙至极限,发出撕裂空气的尖啸,裹挟着一道道排山倒海的波纹,朝“图腾柱”的雕像重重斩去。
只听“嗤”一声。
不知是否因为“图腾柱”的雕像才刚刚凝聚起来,类液态金属物质还没有凝固的缘故。
狼王这一刀,竟然自上而下,深深斩进去七八米,几乎将“图腾柱”从头到脚,劈成两半。
“图腾柱”的圆柱形身躯,从中间一分为二,分别朝左右弯曲。
生长在上面的触须、肢体、爪牙和眼球,却还在剧烈颤动、狂乱舞蹈,呈现出令人的心灵指数瞬间归零,毛骨悚然至极的景象。
常人只怕看一眼如此诡异,不可名状的景象,就要陷入疯癫。
就算是以杀戮为乐,以死亡为荣的图兰兽人,面对这副景象,怕是都要双腿发软,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
偏偏孟超曾亲历过末日烈焰将自己的同胞,炙烤成畸形扭曲,狰狞无比的模样。
又曾接受过怪兽主脑,也就是“母体01”的精神风暴的洗礼。
或许,他的绝对战斗力,还没有突破神境。
但他的大脑坚韧程度,已经比不少末日凶兽更加可怕。
孟超咬紧牙关,也抄起了“碎颅者”。
血液化作灵焰,将堪比巨斧的重型战刀,缠绕了一圈又一圈。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无论隐藏在圣山神庙深处的神秘力量究竟是什么。
为了粉碎梦魇中的末日,孟超都会鼓起全部勇气、智慧、意志和力量,和它血战到底,将它彻底征服的!
“唰!”
两柄“碎颅者”,拖曳着两道岩浆,朝“图腾柱”的雕像电射而去,刺入类液态金属物质深处。
孟超摧枯拉朽的破坏力,在生命磁场的推动下,如同冲垮堤坝的洪水,源源不断朝“图腾柱”的雕像轰去。
在两人齐心协力的狂轰滥炸之下,貌似神魔、摄人心魂、不可战胜的“图腾柱”雕像,都被他们轰得四分五裂,节节后退,发出雷霆般的咆哮。
不过,伴随着类液态金属物质的律动,传递到孟超和狼王脑域中的情绪,却不是痛苦和愤怒,而是欣慰和欣喜。
孟超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既然前世的“胡狼”卡努斯能顺利得到圣山传承,进化成“末日魔狼”。
自然不会倒在圣山神庙的大门之外。
不过,孟超还是留了一个心眼。
他并没有如狼王所言,施展出“超越极限的力量”。
无论何时何地,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要记得留下一张底牌——这是前世的孟超,能以区区“一星灵纹境”的实力,在执行了无数次潜伏刺杀的危险任务后,还能活到末日降临的最大原因。
孟超只施展出了80%的战斗力。
已经贯通的六条龙脉,只激活了五条。
最关键的缠绕在脊椎骨上,直抵脑域的那条龙脉,被他深深隐藏起来。
迄今为止掌握的最强杀招,接近“究极”的《天霸碎星斩》也被他牢牢封印。
仅仅以强化升级之后的《降魔杵》来输出破坏力。
这就够了。
足足半分多钟的狂轰滥炸,将“图腾柱”的雕像轰得稀烂如泥。
偏偏这还是一片散发着金属光泽,貌似拥有生命,不断发出“嘶嘶”和“吱吱”叫声的烂泥。
金属烂泥蠕动着朝孟超和狼王脚下涌来。
孟超心里有些发毛。
狼王却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任凭金属烂泥将他们的图腾战甲连同血肉之躯,一起包裹在里面,既像是两个巨大的虫茧,又像是让两人陷入类液态金属物质组成的沼泽深处。
孟超感觉自己被圣山神庙“吞噬”到了腹中。
又像是搭乘一台速度极快的升降梯,朝着地心深处,风驰电掣地坠去。
不知过了多久。
周身轻轻一颤。
刚刚包裹他的类液态金属物质,犹如分裂成七八瓣的食人花般冉冉绽放。
孟超轻轻活动着手腕和脚踝,又感知着灵能如闪电般环绕着四肢百骸,流转了一圈又一圈,顺便背诵了一下九九乘法表,确认自己从细胞到精神都毫发无损,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用一半好奇一半警惕的目光环视四周。
周围已经变了天地。
头顶的魔法风暴和直通地面的巨洞统统消失不见。
能够吞噬一切光芒的黑雾,还有脚下的“浮雕”,也被一层稀薄到几乎不存在的灰雾所取代。
视线穿透薄雾,孟超无比惊讶地发现,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地面,正站在一片辽阔无垠的原野中央。
周围长满了一人来高的野草,伴随着微风的轻抚,呈现出一排排海浪般的波纹,发出“沙沙沙沙”悦耳动听的声响。
就算最热衷杀戮的图兰兽人,置身于这样世外桃源般的环境中,都会生出心旷神怡之感的。
然而,当孟超稍稍转动视线,朝另一个方向观察时,立刻发现了破绽。
初聞戀音
所谓“辽阔无垠的原野”,只存在于他左手边的一小块区域。
原野旁边,毫无任何过渡,就是一座直上直下,突兀崛起,如同一颗巨型獠牙直刺云霄般的高山。
而原本应该连绵起伏的高山,却不知怎么,又和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城,紧贴到了一起。
气势恢宏、美轮美奂的大城中央,则是布满了坑坑洼洼的黑洞,就像是被一股神秘力量,活生生掏空了好几块一样。
而在大城旁边,却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隐隐还能听到下方传来震耳欲聋的大河奔流之声。
就算再愚蠢的建筑师,都不可能将城市建造在一片悬崖峭壁之上的。
同样,突兀崛起的高山,也没理由和城市紧密融合到了一起。
这个世界完全乱套了,就像是将不同的地形地貌,无论自然生成还是人工建造,统统都简单粗暴、蛮不讲理地糅合到了一起。
就连天空亦是如此。
孟超抬头看时,看到自己的左右手方向,天空的两侧,分别高高悬挂着两个巨大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