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599章 沒有吉川線的屍體閲讀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挂断电话,翻了一下邮件,把由字母和数字组合的十六位密码发给琴酒。
二十多分钟前,琴酒确实传过一封邮件过来,内容很简短,只是‘出事了,尽快联系我——Gin’这么一句。
那个监控程序石川信男开发的,可以在组织重要文件上附着无法探测出的‘定位木马’。
用处有两个:
一个是指定文件在非指定端口被查阅时,会给管理软件发出警报,并且定位到查阅端的IP地址。
另一个则是可以使用管理密码,对某个特定文件进行监控,只要那个文件被人在个人端被打开,木马就会入侵对方的电脑,获取对方的IP地址和电脑里的信息。
这种软件很常见,组织之前也有,只不过石川信男重新开发的版本,木马入侵对方电话、获取IP的地址的速度更快,在文件上的附着更加牢固,还有简单的追踪程序。
就算对方使用了跳板,也可以在短时间内追踪上对方。
要是对方快速下载了文件,程序和组织的程序师没有追踪上,对方又用不联网的设备查阅文件,那也没关系,只要对方打开文件,木马依旧会继续入侵对方的电脑,等待联网时,把信息传回组织。
不过总的来说,这个程序只用于某个需要传递重要文件,防止文件在传递过程中落入别人手里。
在某一方把木马下载进文件后,那一位会文件编号、随机生成的监控密码信息,发给某个核心成员。
当然,某个编号对应什么文件,接到消息的人不会知道,只要记住密码和文件编号就够了。
而且要是没有出意外的话,这个密码也用不到,等接到文件传递完毕的消息,那个密码也不用再记下去。
至于组织平台,则有其他监控程序负责。
A032编号的密码,是他收到的三个密码之一。
迷花 小說
如果没有得到那一位的指示,琴酒不可能知道A032的密码在他这里,所以,琴酒要密码的话,直接发过去不会有什么问题。
池非迟收起手机,走到储物间时,有泽悠子正靠在走廊的墙壁上,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低头看着地板低声呢喃。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柯南、越水七槻站在储物间门口,低头观察着倒在储物间里的男性尸体。
妃英理和毛利兰陪在有泽悠子身边,察觉有人过来,抬头跟池非迟打招呼,“非迟……”
“抱歉,刚才突然有电话打进来。”池非迟很自然地看向储物间里的尸体。
“悠子女士的丈夫嗣郎先生去世了,”妃英理叹了口气,“看样子,很可能是被什么人给杀害了,不过,具体情况还得警方过来调查之后再说。”
“不,嗣郎先生是被人杀害的,这一点不会错,”越水七槻回头,认真而笃定道,“他身上没有其他的伤,颈部有足以致死的勒痕,是生前留下的,勒痕延伸到耳后,那也就是说……”
“嗣郎先生是被人从背后勒死的,对吧?”柯南说着,打量着储物间里的东西,“而且如果他是自杀,能够勒死他的绳子之类的东西应该留在这里,但这里完全没有这种东西。”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才会让小兰赶快报警,”妃英理看向池非迟,发现池非迟神色发冷地垂眸注视着尸体,又没法确定池非迟是在看尸体什么位置,疑惑出声,“非迟?”
柯南和越水七槻也看着池非迟,投去询问的视线。
“不。”池非迟收回视线,“没什么。”
秀色田園 小說
妃英理没有追问,对有泽悠子道,“总之,我们先去客厅里等警方过来吧。”
一群人回到客厅后,气氛有些压抑。
还有……陆陆续续有人去上洗手间。
先是妃英理,起身提出去上洗手间,问了位置之后,去了洗手间一趟,出洗手间时,发现越水七槻待在后门,走了过去。
越水七槻弯腰看着后门的两袋垃圾,听到动静后,惊讶回头打了招呼,“妃律师?”
“怎么了?”妃英理上前看了看垃圾袋,皱起眉来,蹲下拿出手帕垫在手里,拎起垃圾袋看了看。
天下 第 一 小說
垃圾袋是半透明的黑色,就算放在地上,也能看到底下有不少印着刚才那家饭店名字的火柴盒。
拎起来后一看,垃圾袋底下的火柴盒更是足有七八个。
“我觉得悠子女士上车调整座位和后视镜的行为很奇怪,刚才在储物间前时,看到这里有垃圾袋,所以才想来看看,”越水七槻看着垃圾袋底部的火柴盒,思索着轻声道,“如果是她……那么,勒死嗣郎先生的凶器是没法丢太远的,不过丢在门口的垃圾袋里,好像也不太可能……啊,抱歉,我这么怀疑悠子女士,好像……”
“不,我也觉得很奇怪,在我的事务所时,她打给她丈夫那一通电话就很奇怪,她说她丈夫应该到家了,却没有打家里的座机电话,而是打了她丈夫的手机,这才得知她丈夫去朋友家守灵了,我感觉那个时候,她好像故意按了免提,想让我们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一样……”妃英理低声说着,把垃圾袋放下,收好手帕,回头看着站在后方的两个人,脸上露出微笑,“而且觉得她可疑的,好像也不止我们两个。”
柯南跟在池非迟身旁,被妃英理看着,只能仰头,卖萌笑。
“你们有发现吗?”池非迟直接问道。
“真要说的话,我这里是有一点发现,”妃英理看了看身旁的越水七槻,解释道,“她之前在饭店停车场时,说到她丈夫对美食不感兴趣,所以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去那家饭店,但垃圾袋底部却有很多火柴盒,她不抽烟,这些火柴盒不太可能是她带回来的,真要说起来,她丈夫却反而是个经常抽烟的人。”
越水七槻有些惊讶,“也就是说,她在撒谎,她丈夫也会去那家饭店……”
“是啊,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但她身上的疑点确实很多,”妃英理转身往客厅走,侧头问池非迟,“对了,非迟,你刚才到底为什么一直盯着嗣郎先生的遗体看呢?”
池非迟直接说了,“尸体脖子上没有吉川线。”
妃英理一怔。
没有吉川线?
‘吉川线’是日本警察的术语,也就是脖子被勒住后,受害人下意识地用手把脖子上的绳子往外扯时,会留在脖子上的抓痕,可以作为他杀的判断证据之一。
没有吉川线,那也就是说,这不是他杀?不,不对……
柯南一愣后,很快反应过来,神情沉凝得跟池非迟刚才的脸色一样有些发冷。
以尸体颈部的勒痕来看,是他杀没错,没有吉川线也可以有其他原因。
比如,被害人的手被绑住了。
不过,他们也没有在尸体双手上发现被捆绑的痕迹,这一点可以排除。
比如,被害人因身体原因而导致无法反抗。
但濒临死亡之际,人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这个可能性也不大。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
越水七槻侧头看了看池非迟,眼里带着复杂的沉重。
被害人自己选择放弃挣扎。
妃英理推门进客厅之前,低头伸手扶着门把手,轻声道,“如果是她做的,那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
柯南没有吭声,跟着妃英理进了门。
难怪池非迟会盯着尸体那么久。
如果妻子杀死丈夫,而丈夫临死前却选择不挣扎,那么,这对夫妻之间肯定藏着一个可以称之为悲剧的秘密。
毛利兰疑惑看着一起进门的四个人。
这年头,上洗手间都要扎堆排队,然后再一起回来吗?
……
一群人又在客厅里坐了十多分钟,门口的门铃才被按响。
低头坐在沙发上半天的有泽悠子起身,去门口开了门。
“你好,我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目暮……”目暮十三拿出警察证件,正色向有泽悠子自我介绍,在看到有泽悠子身后,妃英理、池非迟、越水七槻、毛利兰陆续出现后,无语低头一看,果然看到了柯南,再等了一会儿,见没有等到毛利小五郎出现,才干咳一声,进门打招呼,“各位,又是你们啊,那么,刚才打电话报警的就是小兰了,对吧?这一次出事的又是谁?”
妃英理带路往储物间去,顺便说明了一下死者的情况。
警方接手现场后,立刻开始调查。
“遇害的是有泽嗣郎先生,37岁,是在杯户商事工作的职员,这家的男主人,”目暮十三确认着死者身份,看向有泽悠子,“同时,也是有泽悠子女士的丈夫,对吧?”
“是、是的。”有泽悠子点头。
目暮十三又继续看尸体,“脖子上有绳子的勒痕,是被勒死的。”
“是啊,不过凶器还没有找到,”高木涉弯腰在目暮十三身旁看,“看起来是细布条之类的东西。”
“会不会是领带?”柯南出声,见高木涉和目暮十三疑惑看来,童音卖萌,“因为嗣郎先生之前在电话里说,今晚去过世的朋友家守灵,去参加葬礼,不是会穿上黑色西服、打上领带吗?可是他却没有系领带。”
“去守灵?”高木涉起身问有泽悠子,“知道是为谁去守灵了吗?”
“不清楚,”有泽悠子摸着下巴,“他在电话里只说有个朋友突然过世了。”
“电话那边还有念经的声音,”毛利兰出声道,“应该没错。”
“啊?”高木涉有些意外,“小兰,你也跟被害人通过电话吗?”
妃英理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从接受委托,到有泽悠子的那通电话,再到他们去饭店吃饭后回来发现尸体。
“记不记得大概的时间呢?”高木涉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