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849章 去聖地鑒賞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关于如何举办罗斯王公称王的仪式,已经没有再与乌普萨拉人讨论下去的必要。
留里克此来分明就是告诉这些人,自己登基为王将是一个事实,称王之事前前后后各种事宜,罗斯人自己办理就好。但是其他诸多瑞典贵族必须前来捧场,敢有不来者立刻视作敌视行为,便在这个秋季,罗斯大军以及强大的舰队直接杀过去惩罚不服。
初来乍到会议并非真正的贵族会议,在乌普萨拉人公爵的宅邸里,是全瑞典的几位大贵族与留里克做了商议。
固然全瑞典自古就是这几个大体量部族说了算,倘若没有一群小贵族的在场,会议也不是完美的。
留里克将称王登基大典定在一个绝佳的日子。
儒略历的六月的第二十八日,此乃立法中的夏至日,在这一天祭祀太阳、祭祀奥丁正当时。
喧闹的房舍终于安定下来,两代罗斯王公,以及旧王比约恩等大贵族纷纷离去。
乌普萨拉的统治者斯温内德深深感受到那位青年英雄的威严,更巴不得这位大英雄称王之后赶紧离去。
由于并非正式的会议,关于罗斯王公称王后当履行怎样的职责,以及作为臣属的瑞典各部族当履行怎样的义务,一切都将在正式会议讨论。
“将有一场重大的会议,我们的这座小湖将变得热闹非凡呐。”斯温内德有些不敢面对未来,与其充斥着谨慎。
沧海明珠 小说
大祭司摘下鹿角盔,目光严肃地凝视着遮下皮帘的木门。
“罗斯人带了自己的大祭司,我的地位毫无意义。首领,让他们在我们的圣树下做仪式,真的可取?”
“你不愿意?你又能如何?”
“罗斯的留里克很傲慢,竟不听取我的建议。奥丁过去祝福了他,至于未来……”大祭司摇摇头,没有再说话。
“如何?还能降下责罚不成?”
本不想再多言的大祭司气氛中使劲跺了几下靴子:“他们把我当做傻瓜!就让他们自己做好了!我和我的祭司们不参与其中。现在圣树已经被他们控制了,大神庙也被他们控制了。今年的夏季祭祀的场地被窃取,我会带着祭司们去森林中的祭坛做夏季的仪式。首领,你就留在这里,看着那个男人为王。走了!”
话音刚落,大祭司确实带着怒气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开这座房舍。
乌普萨拉祭司群体,世代侍奉他们信仰的圣树,他们把持着信仰的权力,而像是斯温内德这样的部族首领(公爵),长期掌管的是一般事务的权力。
留里克在场时,大祭司表现得非常恭顺。留里克离开,他整个人又乖戾起来。
斯温内德伸手想要挽留下来再聊聊,无奈人家走得太急,索性罢了。
次日,罗斯军队在乌普萨拉的临时城邑正式开始建设。
休息了一夜的人们有着更大的动力进入森林区伐木,更多的大树轰然倒塌,引起的地震根本没有停歇。就在森林中出现了一批临时锯木厂,粗加工的大树立刻切成大小不一的材料,而大量废用的树枝,也吸引来大量乌普萨拉人。
建造城邑完全没有经济产出,多亏了留里克提前携带了大量的干燥燕麦、小麦和黑麦,足够的后勤保障令出力气的男人们没有了后顾之忧。
而罗斯的建设行动,对本地的乌普萨拉人也有好处。
自古以来,房地产都是拉动经济活动的好办法。
上千名罗斯战士忙于建设,一批乌普萨拉人为了得到利益,自发地赶来充当后勤。
那些妇女为罗斯人熬煮麦粥,自己也能拉着孩子分一杯羹。
女人又为罗斯人清洗衣物,男人又为罗斯人打磨伐木斧头。很多渔夫可以加强劳作时间,将多捕的鱼卖给罗斯人,以换取银币或是铜币。
蜀椒 小说
一开始只有很少的人壮着胆子跑到罗斯城邑这里找点活计,罗斯投来了好意,或曰留里克是真得舍得掏钱,在一周时间内,已经有数百名乌普萨拉人做起了罗斯军队的后勤。若是再讲自发卖鱼的渔夫也算上,罗斯军后勤保障就更大了。
当初民众觉得突然杀入内湖区的是罗斯军队是侵入者,会毁掉大神庙,大家的生命受到威胁。现在愿意合作的人,都可在罗斯王公称王这件事上捞到利益,如何不去支持一位新王呢?
罗斯城邑的建造过程非常快,毕竟留里克首先考虑的是保证大家可以安然入住,房舍的精细性不必考虑。
一场夏季的暴雨突然降下,整个世界变得泥泞不堪,湖畔的芦苇丛已经颇为茂盛,到处都是发黑的泥巴,冒雨乱跑的人必是满脚泥浆。
城邑内的情况要好很多,地面铺设了大量的木条充当路径,一间间居住房舍是立在大量木桩上,一次隔绝了泥水,房顶是人字形的,大量的木板以特殊角度堆叠,他们便是瓦片,将积水引成细流导到外面。
空气是无比湿润的,气温也降得离开。上千人躲在他们亲手制造的房舍中,裹着皮毯子缩成一团,一个二个如同巨大的毛毛虫。
囂張特工妃 雲月兒
几间大房子以粗犷原木榫卯式拼凑,留里克将妻妾、罗斯贵族尽数安置于此。
一家人能挤在一起守着孩子们躲雨倒是一场快美的事情,就是此事暴露出,在留里克登基获得光荣之前,他的贵族们还要忍耐一番不适。
三天的大雨让整个泛梅拉伦湖水域涨水涨得厉害,终于雨过天晴……
待大地终于变得比较干燥,已经懒得再做监工的留里克终于决定先行看看那棵圣树。
他将自己年轻的妻妾们集合于户外,众女子已知今日将亲自欣赏那棵十多天前尚在船上就清晰可见的大树,皆是满脸欢颜。
“我的女人们!”留里克因高兴,语气粗俗起来:“都换上华丽的衣服!记得!当我登基之际你们都要充当祭司的工作,现在跟着我去参观一下乌普萨拉神庙,去参观那棵圣树。我们去探查一番,立刻开始建设祭坛。”
众妻妾保持着缄默,脸上的笑意可是暗示了她们说不尽的话语。她们今日皆着盛装,因雨后过于凉爽,她们穿着白熊皮衣,再佩戴上大量的首饰,而一些斯拉夫风格的复杂条纹的服饰款式,使得衣着更为华丽。
简约风的着装根本不适合这个时代,本时代的民众需要的就是尽可能多的色彩的组合,越是看似杂乱无章的色彩,越被认为高贵。
她们连帽子上都插着蘸了彩墨的羽毛,身上尽是闪亮亮的玻璃珠。
留里克的衣着同等的华丽,有所不同的是他穿戴上了锁子甲,彰显自己战士的身份。至于那件保存在匣子中的黄金桂冠,它仍被保存着,此物将在那一天加冕于自己的脑袋上。
一百余名战士一样的身着盛装又不失他们的孔武,此乃百名高壮巨汉,身材都达到了折合185㎝的程度,此身高之余当今的瑞典实在并不多见。他们背着圆盾扛着战戟,每一把战戟都悬挂着蓝白红的三色布条,头顶的贴皮盔也插满了染蓝的羽毛。
其中也有一小撮特殊的精英部队,他们皆顶着熊头。“狂战士”这一概念在罗斯被具象化了,头顶熊头的队伍都是狂战士。当然这些人的盾牌也与众不同,是在以白垩泥涂白的盾牌上图画出完全一致的画风略抽象的渡鸦图案。
至于那二十名骑兵,更加彰显出罗斯王公的高贵。
罗斯人这边弄出大动静,一些名义上是给罗斯人“打工”,实则是密探的人士,急匆匆奔向乌普萨拉的定居大村落,向主家斯温内德告知留里克王公的举措。
且看两位密谈半跪在房舍里,斯温内德打着哈欠不耐烦地来倾听一番。
“罗斯人还能有什么大事?总不会是告诉我,其他贵族的正式使团来了?”
“大人。是罗斯王公留里克。”密谈猛地抬头道。
“如何?”
“留里克要来了。”
一股子起床气上了头,斯温内德压着邪火斥责:“不要废话,快说!”
“是!我们听到,留里克召集一些精锐要参观我们的圣树。他们已经在行动,罗斯的一支小规模军队很快就到。”
“竟有此事?!”斯温内德这下完全不困了。
按理说不就是看个大树嘛,何以让这位斯温内德公爵大吃一惊。
原因也并非复杂。
就像是过去还是部族时代的罗斯人,罗斯的旧神庙说白了就是一间大长屋,它被称之为圣地,是祭司们的居所,也是进行一边祭祀的区域。了解它的人知晓房舍里没什么特别的所在,但对于大部分人,那就是不可踏入半步的禁区。
这一情况在乌普萨拉做得更加邪乎,大神庙不仅是一座围绕大树的建筑群,它是一片禁区!在一般的日子,民众根本不敢踏足禁区。擅自进入者无论男女老幼都会被抓住,甚至被杀死,以血祭祀圣树,来救赎对诸神的不敬之罪。
那位满脸纹身的乌普萨拉大祭司并不像其人看起来那样的人畜无害,他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信念,乃至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
斯温内德怕的就是这个!生怕留里克带着军队在不正确的日子硬闯祭祀圣地,直接与那些祭司发生冲突。本来,对付擅闯圣地的人,是斯温内德带兵处置的。将踏足圣地的竟是罗斯人,他可不敢又半点阻拦。
“来人!快去动员兄弟们!”他大吼道。
立刻就有人凑上来:“大人,我们当如何?真的要阻止罗斯人误入圣地?”
“呸!我们要去斡旋,我就怕那群祭司脑袋发热……”
大祭司本人是老了,一批下级祭司表面的确是祭司,拿起武器摇身一变就是战士。他们亦是掌握了特殊蘑菇汤的烹饪手法,喝下一碗“圣红蘑菇汤”,立刻便是狂战士,砍杀误入圣地者毫不手软。
论及战斗,斯温内德确信自己的祭司根本不是罗斯人的对手。
他急忙吧自己睡懒觉的私兵全部唤醒,开口便是唾骂面前站着一大群懒虫。又拼命拍手引得他们的注意,当大伙儿意识到可能有武装冲突时,纷纷紧张起来。
斯温内德带着私兵出动了,乌普萨拉的民众纷纷看到了自己的公爵大人带着部下急匆匆奔跑,却也只是看着他们的背影跑远。
留里克这便,整个队伍饶有兴致地走在被人硬生生踏出来的荒野小路。迎面吹来的风带着泥土的芬芳,仔细看去,雨后的青草丛中开始钻出蓝紫色的花骨朵。
活了也有六十年了,奥托从没想到自己竟能活到这么久,现在的他也理解了,为何故去的大祭司维利亚腿脚会不利索。他自己现在的情况还好,就是这幅身躯不能再背负太重的甲胄。他老了,就以一支去了戟头的木杆做木杖,战士的高傲拒绝任何人的搀扶。
骑兵们高举着罗斯的旗帜,盛装的人们排成一列纵队。
留里克心情很不错,即便自己的靴子上沾了不少泥巴。
一支灰色的队伍匆匆向他们本来,立刻引起了把头骑兵们的警觉。
老夫子
“大人,有武装者向我们奔来。”
“武装者?”留里克虽觉荒谬,立刻下令全体戒备。
队伍立刻安定下来,士兵摘下盾牌又纷纷拔剑,持十字弓的战士立刻踏张上弦。女眷们被团团保护,也都握住剑柄。
老奥托很欣赏自己年轻的族人们反应迅速,又使劲清清嗓子:“不会有危险,不必太戒备。”
虽是如此,一把把十字弓已经安装了箭矢,骑兵们也纷纷把旗杆狠狠戳在泥地里,拔出了自己的长剑。
带着人过来的斯温内德吓了一跳,眼见得人家罗斯人摆出了盾墙,立刻张开双臂边走边条。
斯温内德的私兵表现出足够的和平,他本人干脆令部下原地站着,自己孤身一人走向戒备中的罗斯队伍。
面对着那些拔剑的骑兵他倍感担忧,还有罗斯人急速的反应速度,便更加确信这群人真的训练有素。他又颇有些可悲,自己把五十名私兵集结一番,就差挨个扇他们巴掌,才能让大伙儿清醒过来。
“罗斯人,不要紧张,是我!斯温内德。”
“是乌普萨拉公爵?”见其无恶意,留里克立刻钻出盾墙,明着将自己的钢剑硬生生收回剑鞘。“你来此何意?”
“你们……这要去哪儿。”
“你……”留里克犹豫一下:“你似乎知道些什么?”
这话问得斯温内德颇有些无语,他确信留里克知晓自己派遣了耳目,留里克如此询问,事情闹得多尴尬。
奈何事情重大,便干脆直言:“我知道你们要去大神庙一趟,但是这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留里克也张开双臂示意和平:“我要在那里登基,现在去看看场地,总不能说这是错的。”
“可这就是错的。”
“你说什么?!”
“啊!我是说。你现在带着你的部下去大神庙,不合时宜!那些祭司会拼死不让你……在错误的时间践踏圣地。”
斯温内德也是豁出去了,结果显而易见,留里克因这番描述勃然大怒。
“荒谬!你的祭司还能阻拦我不成。你?莫不是也在阻拦我。告诉你,我今天必须去瞧一瞧。”
“可是,你的军队会轻松击败那些祭司。祭司们血洒圣地,对我们乌普萨拉人,会引出灾祸。”
宠婚难逃:总裁的秘密情人
“灾祸?你的祭司敢阻拦我吗?那个大祭司不是说过会为我所用?!你还是让开吧!”
情急之中斯温内德也顾不得太多:“是如此,可是只有在正确的日子,祭司才真的为你所用。”
留里克已经听得个七七八八,他在众人前踱步了一阵子,摇摇头后恶狠狠道:“你无法阻挡我!斯温内德,躲开吧!我今天必须去大神庙!我还带了绳子,今天就要测量一番那棵大树有多粗!”
这话说得就好似自己就是那秦武王要测量鼎之轻重。
事情能逼得斯温内德如此紧张,更体现了那棵大树对乌普萨拉的重要。恰是如此,罗斯就更要去的!
他放出最后的狠话:“斯温内德,事情其实很简单。你带着你的人去说服祭司们暂且回避,我参观完了大神庙,测量了大树的周长,便自行离开。至于他们不愿走就更容易,我最讨要表面答应背后反对的家伙,终究我的登基仪式用不着你的那些祭司团体。一个祭祀团体居然不听你这个贵族的话,岂有此理。不如我帮你清理一下,你在培训一些听话的祭司,意下如何?”
罢了,留里克有大笑起来。
这话听得实在很戳斯温内德心窝子,关于罗斯人故去大祭司离去,所有的祭司都离奇死亡,最终一把火烧成灰烬,此事随着商人绘声绘色的描述,让他也有所耳闻。他现在完全确认,就是罗斯人杀掉了他们的旧祭司团体,后来便扶持出一个非常听话的新祭司团体。
他相信罗斯人真干得出来。
眼见得拗不过,斯温内德也只好听命之,哪怕是用绳捆索绑,也要把祭司们全部弄走,强行禁闭到罗斯人满意地离开。
那些凡人固然是不敢进入圣地区域,最直接的担忧就是怕遭遇制裁。偏偏制裁者就是斯温内德,他与豢养的私兵原则上是圣地的守卫者,可以任何时间抵达。
他这便带着队伍调转方向,向着不太远处肉眼可见的大神庙区域狂奔,奔向那好似孤悬于大地上、墨绿色团块般的巨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