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串門分享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深海,这里是世界的底层,宇宙的基石,是现实与物质的秩序之光皆无法触及之地——在原始且混沌的“背景震荡”中,来自真实宇宙的万物皆无法在其中立足,唯有经过层层界域的扭曲和重塑,万物才能以“投影”的方式出现在这片黑暗深处。
即便是强大的众神,也必须遵从世界自身的规律,众神的神国便是深海中规模最大、结构最稳定的投影群落,尘世众生在漫长时间中对特定目标的“想象”和“信念”塑造了这些投影的秩序和形态,众神则与这些神国一同在这些由思潮厘定出的轨迹中精准运行——换言之,在这些神国的屏障之外,在尘世众生的思潮不曾照耀过的地方,对于众神而言便是极其危险的“虚无死域”,任何偏航都是不被允许的,站在不受神国屏障保护的虚无黑暗中更是一件足以泯灭自身的事情。
但凡事总有例外。
有一些神明,祂们成功挣脱了神位束缚、不再会因偏离思潮便陷入疯狂,祂们可以有限地在深海中活动,只要不进行长时间逗留、不过于靠近那些由思潮支撑的神国投影,这种探索便安全可控——这方面的杰出代表是闲着没事就来深海遛一圈,经常站在安全距离上眺望别人家院子的魔法女神弥尔米娜女士。
而还有一种神明,祂不但挣脱了神位束缚,不再受限于思潮的规则,甚至还得到了起航者的设备支持,背靠着强大先进的天顶星技术,那祂便可以做一些更惊世骇俗的事情——比如此刻正准备搞个大新闻的某位上古神明。
夜女士静静地站在神国之间的茫茫黑暗中,眺望着不远处的一道微光穹顶,祂那如乌云一般的躯体表面此刻正泛着无数细碎流光,游走的光影形成了仿佛屏障一样的结构,保护着祂不受周围深海环境的影响,让祂在这混沌黑暗的世界基底维持着自身存在稳定。
“……自检……锚点发生器运转良好,”夜女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躯体,目光落在那些覆盖在自己体表、不断闪烁游走的光点上,这些流转的光影间依稀可以看出和“锚点发生器”表面的“图腾浮雕”相似的纹路,“看样子能支撑很长时间,真不错。”
司徒雪刃1 小说
祂一边嘀咕着一边抬起头来,看了前方那道闪烁微光的神国穹顶一眼,在那半透明的氤氲光幕深处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色——那里有肥沃的原野,丰收的花园,流淌着蜜酒的河流,以及在花园中宴饮的圣灵虚影和神明。
这一切,初看欣欣向荣,但若是想到这一幕已经持续了千百年甚至更久,那便只觉得诡异莫名。
“不过之前还以为能直接传送到屏障里面……结果还是要自己想办法进去么,”盯着那边看了一会之后,夜女士摇了摇头,“不过也是好事,这起码说明这座神国的状态还不错,强烈的排斥力意味着稳定的基础结构……但愿这意味这它整体上也更抗揍……”
话音落下,这位古神在黑暗虚无中迈出一步,下一秒,祂那巍峨的身影便来到了那座神国屏障的边缘,随后祂伸出手碰了碰屏障外壳,又像是确认其硬度一样曲起手指在上面敲了敲——屏障表面随即泛起层层涟漪,这让祂露出一丝微笑。
“还挺硬……看样子不管在什么时代,‘丰饶’的概念都是在尘世众生心中扎根最深的一环么……”祂轻声嘀咕着,随后微微退开半步,仿佛早有准备般在虚无中轻轻一招手,瞬间便有一道灰白色的光影突兀浮现在祂手中,那光影无凭无依地在黑暗背景下卷曲蠕动着,出现的瞬间便有了在深海环境中消散、失控的倾向,但下一秒它便在锚点发生器的力量下重新变得稳固。
立于神国屏障之外的巍峨古神略作思索,便将这光影裂隙随手绑在了黑白权杖的顶端,另一只手则在黑暗中随手一抓,一团不断旋转的暗影沙尘随即出现在祂掌心,这沙尘迅速凝聚、压缩,眨眼间便化作了一团蕴含着惊人力量、不断震颤的灰白色核心——这核心中蕴含的力量是如此强大,指向性是如此明显,以至于丰饶神国的屏障几乎一瞬间便有了反应!
层层涟漪开始凭空出现在屏障外壁,并向着夜女士所注视的方向飞快聚拢,然而后者对这种基于本能的“抵御”手段只是微微一笑,祂随手便将那枚能量惊人的灰白色核心搭在了被绑在权杖顶端的暗影裂隙中央,接着手臂舒展,如弯弓搭箭般向后一拉,再一松……“砰!!!”
黑暗混沌的深海中本来不会有声音传播,然而这一刻,一声低沉的闷响却如有实质的波浪般猛然间传遍了整个神国投影群!
丰饶神国内部,晴朗明媚的天光下,那永恒丰收的花园中正在举行着永不落幕的盛宴,在流淌着酒与蜜的河流两岸,依托神力运行的灵体生物正在欢快起舞,挂满果实的大树与灌木丛间,面容模糊的圣灵正在往来穿行,一张长长的餐桌被放置在花园中央,餐桌上摆满了尘世众生所能想象到的最美味、最丰足的佳肴美酒,受选的圣灵在餐桌两旁开怀畅饮,持续着那永不休止又毫无意义的盛宴。
而在餐桌上首,三位美丽的女神正静静地坐在绿草与花环中间,带着温和恬静的笑容注视着神国中的一切,祂们皆有着美丽的女性面容,身姿优雅,金发如瀑,头上戴着以麦穗、青草、鲜花编织而成的饰物,祂们的下半身却形如麋鹿,在天光照耀下,那浅棕色或淡金色的皮毛表面仿佛泛着一层薄薄的光雾。
大地母神、生命之母,丰饶三神中的长姐“盖亚”;丰收女神,丰饶三神中的二姐“伊芙”;春之女神,丰饶三神中最小的妹妹“芙洛拉”——祂们正是尘世众生想象中执掌着丰收与大地的神明,是这穹顶之下永恒的主人……以及囚徒。
在这仿佛永恒的、毫无意义的、一成不变的盛宴中,三位女神中最小的那一位突然眨了眨眼睛。
“祂会明白我们的意思么?”这位女神打破了那如同雕塑般微笑俯瞰神国的姿态,自言自语轻声开口。
“很难说……尽管祂曾是精灵的主神,而且与我们的起源关系密切,但祂早在三千年前便切断了与神座的联系,也不再关注这片深海中的事情……”长姐盖亚轻声说道,“更何况我们留下的信息又过于隐晦、细微,恐怕即便祂注意到了,也无法解读出任何东西。”
“但这已经是我们现在能做到的极限,”丰收女神伊芙也突然从那种如同雕塑般的“永恒微笑”中挣脱出来,祂的语气中带着叹息,“越过神权边界,在不触动神性的情况下向尘世释放消息,我们能成功踏出这一步就已经近乎一个奇迹了……”
春之女神芙洛拉轻轻点了点头,随后抬头看向了自己与另外两位姐妹的身后——在祂的视野中,祂能够清晰地看到一道道凡人无法理解、无法窥见的阴影,那些阴影从祂们姐妹的身躯周围逸散出来,朦朦胧胧形成了如同锁链一般的幻象,并沿着大地上丰美的绿草和鲜花一路延伸出去,而在这每一道锁链的尽头,在周围每一丛灌木、每一株果树的阴影间,在河流的底部,在泥土的缝隙中,全都浸满了某种仿佛血污一般的、黑暗而蠕动的恐怖。
这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异象,是可以让凡人发疯的真实——就在这神国之内,在这表面看起来祥和、美好、丰沃的万物之间,其实每一个夹缝和阴影里都隐藏着正在不断滋长的、污浊疯狂之物。
只不过现在这些不断滋长的“异象”还未越过那个可怕的平衡点,秩序与理性的一面仍然在这里占据着上风,因而三位女神眼中所看到的仍然是一个祥和与平静的国度……至少,当祂们不仔细去看的时候是如此的。
“我们至少比其他神明幸运一些,”丰收女神突然说道,“我们有姐妹三人,遇上事情还可互相商议,遇上恐怖还可互相鼓励,即便去做些越界之举,也能相互监视,防止在边界附近失控。”
“边界……”长姐盖亚轻声自言自语着,祂抬眼看向了远处,越过这片花园的边界,祂这位在三神中最早诞生的神明可以看到一些比两个妹妹所见的更多、更真实的事物,“边界的变化速度正在越来越快,千百年来,凡人们对世界的认知变化从未像今天这么剧烈过。”
丰收女神伊芙微微摇头:“但正是这种‘变化’,让我们有了现在这样自由思考和商议的机会。”
听着两位姐姐的交谈,春之女神芙洛拉却只是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在祂的注视下,那双手突然变得虚幻起来,如同出现重影一样呈现出了模糊且分裂的轮廓,这一幕就仿佛有两个“祂”正重叠在一起,却又在重叠的过程中出现了某种错位。
“事实上凡人们建立的那个‘神权理事会’已经发挥作用,我们的神性和人性部分正在渐渐分离,不是么?”注视许久之后,这位最小的女神才突然打破沉默说道,“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更大胆一些,就像已经成功的那两位——我们的神性部分是没有思考能力的,只会依照规则运行,而我们的人性部分如果行动够快,就可以迅速完成切割……”
“我们讨论过这个方案,不行,”长姐盖亚毫不犹豫地打断了芙洛拉的话,“虽然我们的人性部分和神性部分已经有了分离的征兆,但这种分离还远未达到能够贸然行动的程度,向尘世传递消息已经是在边界上试探,再往外迈一步,我们恐怕瞬间就会失控。”
二姐伊芙同样也摇了摇头:“有些成功是不可复制的……撞击苍穹需要有对自身力量和疯狂临界点的极致掌控,神权逃逸则需要长达数千年的准备和对‘魔网’的深入理解,但我们既不是前者那样经验丰富力量强大的古老神明,又没有后者那样充足的准备和学识,随随便便越界行动,只能招致疯狂——而这疯狂的后果所吞噬的不只是我们自己,更有数不清的凡人。”
芙洛拉沉默下来,在长久的沉默之后,祂只能发出一声叹息:“是啊……总不能害了他们。可我们的时间……”
“砰!!!”
一声低沉的闷响突然传遍了整片天地,而这闷响中同时带来的强大气息更如风暴般掠过神国穹顶,芙洛拉的叹息瞬间被其打断,这位在众神中相当年轻的女性神祇愕然地抬头,惊呼出声:“发生什么事了?!”
“好像有某个非常强大的力量撞上了我们的穹顶……”长姐盖亚也立刻站了起来,“但这怎么可能……”
恶魔宝宝斗上腹黑总裁 小说
在深海中运行的神国被外来力量“袭击”,这对于并未经历过起航者时代的“年轻神祇”们而言绝对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三位女神同时被这一次冲击惊动,而随着祂们的动作,整个神国的运行也眨眼间发生了变化——
长桌旁的宴饮一瞬间静滞下来,所有圣灵的身影都仿佛冻结般凝固在原地,在河岸边舞动的灵体们也迅速缩回到了附近的灌木丛和草丛中,平原上的微风不再流淌,花园中的苗木也不再摆动,而层层叠叠的荆棘则迅速从花园的边界生长出来,这些荆棘越长越高、越变越多,很快便如墙垒一般,并开始向着上方蔓延、合拢。
透过不断合拢的荆棘丛缝隙,芙洛拉也终于看到了神国穹顶上出现的那个大洞——某种无法理解的伟力击穿了那层由尘世众生编织出的坚固屏障,恐怖的裂痕从洞口附近一路蔓延到了天空的尽头,尽管此刻那缺口已经开始飞快愈合,可它所呈现出来的可怕景象仍然令三女神惊骇莫名。
随后,花园上空的荆棘屏障终于合拢了。
丰饶庭园被坚固的荆棘墙垒完全覆盖起来,荆棘间散发出的莹莹辉光照亮了三女神所在的“盛宴长桌”附近,神国中流窜动荡的气息也随着荆棘合拢得以平复,芙洛拉这时候才稍稍松了口气,祂轻轻拍了拍胸口:“刚才那是什么啊……”
鹿乃子乃子虎視眈眈
这话音刚落,一抹灰白色的“色泽”便猛然间充斥了祂的视野。
卖报小郎君 小说
这灰白色如潮水般涌动,迅速从荆棘丛向着花园中的万物蔓延,绿草和鲜花皆在这一刻失去了颜色,甚至连空气中浮动的光芒都好像一下子变成了某种死气沉沉的灰白,那些聚集在餐桌周围的虚幻圣灵、灵体一个接一个地消失,而在骤然出现的无力感中,芙洛拉感觉到有一只手突然拍在自己的肩膀上。
那只手冰凉而柔软,似乎蕴含着无可匹敌的力量。
一个听上去温和无害的声音从春之女神的背后传来。
“我是敲过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