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 ptt-第六百七十七章:黑皇:我真是個天才閲讀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
小說推薦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他和莱茵之后又聊了各种事情,最后莱茵说自己准备离开紫薇古星了,还建议陆晨也别久待了。
因为太阳圣皇的威慑只是一时的,等到众人发现其威能再不显化,金乌族、冥岭以及太阴神教迟早会报复。
提起这个,陆晨也是感到心烦,觉得太阳圣皇老人家就应该当日出手灭掉那几个道统。
他在外面打游击不怕,但肯定挡不住那几个势力联手来犯,上次的战斗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他有心想要灭掉如今的太阴神教和冥岭这些地方,可实力不足,敌人教派中绝对有镇压的底蕴,打到最后,说不定会有活着的圣人出世。
“狮子老哥,你说准备离开,是有什么头绪吗?”
陆晨询问道。
莱茵解释道:“我准备去八景宫走一趟,那里有星空古路,神灵古经我参不透,也不准备去北斗,想和陆兄换点东西,可以不?”
陆晨知道对方所图是什么,无非是太阳真经,莱茵显然也是近战肉身类的强者,这种至阳至刚的古经对其吸引力很大。
“可以。”
陆晨点头,太阳圣皇可没说法不能外传,不如说这位胸襟宽广的圣皇,希望有更多的人修他的法。
所谓大教法不外传,那绝不是大帝本人的意思,不过是后人为了维持教派的唯一性而定的规矩。
“陆兄豪气,我也不要多的,太阳真经,给我到化龙卷就好,我只是想做个参考,踏上古路后我会边修边找属于自己的道。”
莱茵大笑,拉着陆晨和他碰酒坛,大口饮酒。
陆晨觉得莱茵还真是有些大气魄,面对如此级别的古经,他仍想尝试走自己的路。
和自己一样,是想以大帝级古经做引子参考,只有见解开阔了,才能创出属于自己的法。
他以神念将太阳真经的前四卷给莱茵默出来,莱茵将神灵古经的残页送给自己,双方都很满意。
“说实话是我占了便宜,这不过是一半者字秘,还参不透,回归后,若我有其他机缘,会分给陆兄些。”
莱茵坦言道,觉得陆晨想发挥这半页神灵古经的效果有点难。
“我准备去北斗。”
陆晨说道,他虽然对莱茵所说的因果忌惮,但自己要想变强,就不能畏首畏尾。
不管是为了源,还是将来的天骄大战磨砺己身,他都必须去北斗走一趟。
“陆兄,听我一句劝,北斗的水太深,你把握不住。”
莱茵好心劝说,“你的实力也快到斩道巅峰了,进入星空古路,不仅能靠战斗磨砺自身,和宇宙各族天骄碰撞,而且古路中的大机缘也很多,还都是适合我们的。”
陆晨并非不心动,老实说他现在的实力,跑到北斗,和那些有潜力的天骄们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了,过去也是欺负人,古路上说不定打的更畅快。
但他觉得那太冒进了,莱茵之后修炼是什么情况他不知道,但自己想要突破至四极秘境,需要海量的源,只有去北斗才有希望做到。
而他还对九秘很感兴趣,尤其是九秘中的皆字秘和斗字秘。
他想了想,问道:“狮子老哥你知道其他五阶探索者都在哪吗?有没有在紫微星见过?”
莱茵道:“我猜应该大部分都在北斗,紫微星多六阶探索者,我之前见过好几个,前两年得了各自需求的古经后都用自己的手段离开了,北斗那边五阶探索者会好过一些,空间应该是这么个用意。”
北斗虽然水深,但表面上的战力,是不如紫薇星的,连斩道王者都不可见,仙二大能就是“日常”的顶尖战力了,对于五阶探索者来说安全不少。
“他们就不会沾因果吗?”
陆晨疑惑道,这可就和主角跑到一颗星球上去了,不会没交集。
“这点不好说,但我估计有些人不敢,陆兄你听说过天煞孤星论吗?”
莱茵反问道。
陆晨摇了摇头,有些尴尬,没文化了。
“就是说,一本书中的小说主角,其实很多都有天煞孤星命格,就是总是遭遇各种灾难,跟在他身边也会多灾多难,容易身陨,但主角无论碰见多大的困难,都不会死,死的只会是其他人,或是敌手,或是他的朋友,我们探索者觉得,这其实是一种主角光环的体现,跟在对方身边,其实没什么好处,反而是自己运势在被剥夺。”
莱茵耐心的解释,“尤其是像遮天这种世界,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一般探索者,如果过于和主角亲近,因为本身是外来者,在逆乱因果,受到这种理论的影响就更大,可能会死的莫名其妙。”
“这么玄乎?”
陆晨有点犯嘀咕了。
“我觉得五阶探索者中,或许有人去尝试了,不一定有好下场。”
莱茵想了想,觉得陆晨估计还有别的目的,也不再劝说对方别去北斗,“陆兄要去北斗的话,还是尽量避免因果吧,我听福克斯说,你运气好像本来也不咋地,咱们非洲人还是离天命之子远一点。”
陆晨有些脸黑,什么叫运气不咋地……可他无力反驳,自己确实是非洲人,尤其是前不久还掉了一点幸运属性。
“我懂了,多谢狮子老哥提醒,我只是想进一趟火域,看看能不能搞懂者字秘,其他九秘能学的话,我也想收集。”
陆晨真心感谢,莱茵的情报给了他很大帮助。
最后两人相约一周后在八景宫见面,陆晨便离开了小世界。
…………
太阳神教,大殿内,陆晨对姜昆几人说明了情况。
姜昆叹了口气,“真的要离开祖地吗……”
他有些不舍,但陆晨说的道理他也明白,等太阳圣皇的威慑力逐渐散去,大难终会来临。
都说再一再二不再三,可当敌人第三次来犯,那必然就是绝杀。
任陆晨天赋逆天,战力堪比大成王者,也不顶用了。
他敢肯定,太阴神教和冥岭这些势力,都在关注着陆晨,因为陆晨表现出了惊世的天资。
双方已经为敌,若不在对方尚未成长起来之前灭杀,再过十年百年,若陆晨成圣了,那怎么办?
“前辈放心,将来我们会回来的,当再次重临这片大地时,我会让那些道统付出代价。”
陆晨保证道,他准备离开紫薇古星,但不放心太阳神教。
一旦自己离开,敌人再次来犯,那太阳神教可真是一点抵抗力都没了。
太阳圣皇过于无私,无私到竟不会为了血脉的留存,庇佑后人。
他最后的力量,留给了数百年后的黑暗动乱,真是可叹可敬。
“师父~”
小妟儿抓着陆晨的裤腿,仰头看着他,“北斗是哪里啊?那里好玩吗?”
陆晨抱起小妟儿,“北斗是一颗很古老的生命源地,在那里小妟儿会交到新朋友的。”
一番商讨后,姜昆几人同意了陆晨的观点,决定离开大荒山。
在离开之前,他们将教内尚存的有价值东西全部收起,姜昆站在广场上,看着破败的古殿,久久无言。
叶萍走到他身边,牵着他的手,“我们会回来的。”
姜昆叹息一声,眼神又变得坚定,“我们一定会回来!”
只要到了新的生命源地,他便能让小妟儿安心的成长,自己的女儿天赋惊艳,连太阳圣皇都似乎很看好,将来定能崛起,继承太阳神教的道统,再续辉煌。
小妟儿这几天在太阳神教跑来跑去,似乎知道是要走了,十分不舍,把她喜欢待的地方都跑了个遍儿。
姜老伯在灵堂中,朝姜昊的牌位磕了几个头,是对方捡到了自己,有莫大恩情。
姜昊曾经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跑了,可他们如今说不上是跑,但确实是退了。
陆晨来到姜老伯身边,叹息一声,“其实我有私心,是自己想前往北斗,却放心不下大家。”
姜昆此时也前来祭拜,听到陆晨的话,摇头道:“小友不必如此,我知若不是你牵挂我等,以你的实力自可逍遥自在,北斗吗……希望是个好地方。”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陆晨笑道,以姜昆他们的实力,作为一方大能,在北斗足以重新开山立派,没了太阴神教这些恶心的针对,会比现在过的好很多。
要知道北斗中东荒排名前百的大教,太玄门中最强者此时也不过是大能而已,修炼自然大道的李若愚还是后来慢慢修上去的。
…………
天清气朗,万里无云,仙禽飞舞,钟鸣阵阵。
道家圣地,八景宫前,又迎来了“不速之客”
“什么人!?敢擅闯我八景宫山门?”
那名童子气势汹汹的朝来者质问,但换来的却是一个大嘴巴子。
莱茵一巴掌扇过去,童子的头就掉了,再也开不了口,他甩了甩手上的血,“你喊那么大声干嘛。”
他转身看到天边的来者,有笑着抬手打招呼,“陆兄,这边。”
陆晨落下,看了眼地上身死的童子,心说你真是不长记性,我算是脾气好的了。
尹天德据说近日在北海金乌族做客,凭吊去世的义弟陆鸦,放话立誓,说在斩道后,必将前往太阳神教斩陆晨的头颅以祭陆鸦在天之灵。
因此八景宫内,此时没有什么强者坐镇。
哦,还有个尹天志,尹天德的弟弟,这会儿也躺下了。
陆晨收刀血振,他今日是来办大事的,没工夫跟小卒逼逼。
姜昆和小妟儿他们,被陆晨收入了人王印中,以避免在星域传送时出差错被伤到。
两人动作很快,因为有着原著借鉴,来到了太清圣境内。
在一座紫色天阙面前,陆晨神力结合蛮力,抓住地基,“起!”
他竟直接举起了这座紫色天阙,这宫阙上的每一缕紫气都重若万钧,但他却仿佛举重若轻。
地上出现五色神光,连续闪动,非常神秘。
“就是这里。”
莱茵面露喜色,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找到了五色祭台。
那是一个方圆不过一丈的小祭台,从原来的暗淡状态下明亮了起来,流动五色光彩,构建出一个八卦门。
此时因为八卦门原本被设下的路激活,竟直接要吸着整座八景宫,也就是那尊紫色天阙进入其中。
陆晨和莱茵连忙进入八景宫内,下一刻,紫气沸腾,八景宫载着他们没入了星空古路。
但他们并没有离开紫薇星,而是到了紫微星的域外,像是一颗绕地卫星,最后同一尊古老的宫殿对接。
陆晨和莱茵因为熟知剧情,直接在宫殿内搜索,找到下一座五色祭台,规模很大,足够横渡星域。
可两人站上去,无论怎么催动,都无事发生。
“遭了,我忘记了,这祭坛没有能量,根本无法激活。”
莱茵拍了下脑袋,有些尴尬。
陆晨思索了下,从储物空间哗啦啦倒出一大堆五色石头,是他在最初降临的那颗古星上收集的。
“你怎么有这么多!?从哪来的?”
莱茵十分震惊。
“别管了,先试试。”
陆晨此时面色也不是很好,他忽然想起,他根本不知道北斗的星域坐标。
祭坛被填充的五色石头,开启了空间域门,但透过虚空,只能看到是一条古路,不知前往何方。
“应该是星空古路,尹天德当年应该就是从这儿踏上帝路的,陆兄,要不你和我一起走吧,北斗的坐标你也不知道,胡乱传送会出事的。”
莱茵好意劝道。
陆晨沉吟了片刻,“狮子老哥你先上路,我再想想。”
莱茵也不再多话,“我在帝路上等你。”
盤踞於淫邪宗教之物
说着,踏入域门,走上星空古路。
域门在莱茵踏入后关闭,五色祭台仍旧亮着神光,应该还够再传送一次,但怎么才能传到北斗呢?
这祭坛是老子留下的,老子也去过北斗,按说其中蕴含着星域的坐标才对,可他不懂怎么打开,这祭坛默认是通向人族星空古路的。
陆晨十分发愁,难不成乘兴而来,让姜昆他们都做好心里准备了,但最后却要再回去?
陆晨有点不甘心,他在紫微星能拿的都拿到了,再留下去迟早出事,修炼资源也不够。
他尝试着激活五色祭台,按照上次穿梭星空的经验和感觉,引导着这个祭坛向“后路开启”
他推测老子应该是先在北斗停留,然后来到紫薇,最后将祭坛定向到人族古路,如果能够逆转方向,自己就有可能前往北斗。
但陆晨根本不懂阵纹,还是靠着上次和太阳圣皇一起横渡,对五色祭坛的数十万次尝试进行摸索。
忽然,祭坛有了波动,域门再次张开,陆晨朝对面望去,黑黝黝的一片,有淡淡的生命气息传出,通道的对面绝对是一处生命源地。
会是北斗吗!?
陆晨激动了起来,自己的运气这么好?
要尝试过去吗?如果不是北斗,而是一处还不如紫薇星的生命源地怎么办?
陆晨有些纠结,思索片刻,咬了咬牙,决定赌一把,实在不行,或是路上出了差错,他大不了用替死娃娃的功能再传送一次!
而此时此刻,北斗星,东荒。
九龙拱卫一珠,紫山之地,内腑之中,一条大黑狗正摆弄着传送阵纹。
它平日里最喜欢琢磨这些,闲来无事就刻阵纹玩,今天尝试的是曾经见无始大帝刻过的虚空阵纹,可沟通星域,远超寻常的传送阵纹。
当年无始大帝脚踩此阵纹,一步迈出,便是星河逆转,抵达宇宙的边荒。
“阿嚏——”
大黑狗刻阵纹时,莫名的打了个喷嚏,手一抖,阵纹给刻歪了。
它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刻了半天的阵纹毁掉懊恼,就发现阵纹居然生效了。
“本皇果然是天才!”
大黑狗嘴咧到耳朵根去,但下一瞬狗脸又变了颜色,“坏了,这不是往外面穿梭的阵纹,倒像是给什么东西定下了坐标,我该不会把什么域外生物接引过来了吧?”
它急的满地打转,但阵纹已经启动,那种空间的力量让它都把握不住,怕靠近后把自己吸进去,让它传送到未知的地方。
而陆晨那边,在悠长的空间隧道中穿梭,最后感到一阵渗人的气息,有点怀疑五色祭坛的坐标到底定在了生命源地的哪。
他现在开始相信目的地是北斗了,因为其他星球一般不会像北斗有那么多绝地。
陆晨心里犯嘀咕,自己该不会传送到某个生命禁区里了吧?
轰——
忽然,虚空一阵震颤,通道要碎裂了,陆晨大惊。
在横渡星域时古路坍塌,别说他只是斩道级别的肉身,就算是圣人,也讨不了好。
他连忙将自己收入人王印中,希望这尊大圣祭炼的宝印能耐抗一点。
在紫山之中,大黑狗从犄角疙瘩中翻出了一张“大帝法旨”,嗯,实际上就是它平日里垫床用的东西,拍在阵纹上,解除了阵纹的定位接引效果。
“哼,本皇果然是天才。”
大黑狗自觉危机解除,又自恋了起来。
咚——
可下一瞬,它似乎听到有什么东西坠落的声音,就在这紫山之中,不知传送在了哪里。
大黑狗脸又垮了下来,“不会吧,真接引下来了?还落在紫山里?”
他有些着急,大帝可已经不在了,万一自己把什么怪物召唤进了紫山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