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近身兵王 線上看-第2496章 雖然我是阿布扎比王室的女婿展示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我明白你的意思。”拉希德沉重的点了点头:“权力斗争,手足相残,并不少见。”
苍浩放下拉希德电话之后,对庞劲东提出:“话说,有一件事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泰南圣战者拿回账号之后,为什么没有声明与酒店爆炸无关,反而默默把这件事情给认下来了?”
“你不了解这些人,我在运河城经营许久,跟这些人打过一些交道,多少还算知道怎么回事,简单的说吧,他们是一帮特别爱面子的人。”
森林王者莫裏亞蒂
“像我们华夏人一样?”
“有过之无不及。”庞劲东摇了摇头:“不是他们干的事儿,只要跟他们的目的一致,他们也会认下来的,因为这样可以显得自己很强大,让对手敬畏自己。”
苍浩冷笑着点头:“明白了。”
虛眞 小說
“这一次酒店爆炸,别说是通过他们账号发的消息,就算只是在媒体上指责是他们干的,他们也可能会默认的。”顿了一下,庞劲东又道:“不过,了解他们是什么揍性的人太多,所以我们只是空口指责他们的话,其实对外界缺乏说服力,还是盗用他们自己的账号为好。”
“他们到底是不是承认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有足够证据,让他们把这个锅背下来。”
“正是如此。”庞劲东讥讽的道:“我估计他们这会儿,应该也在犯嘀咕,到底是谁窃取了账号。”
“一帮蠢货。”
“如果 他们不蠢的话,早就成事了,还用等到今天。”庞劲东想了想,接着道:“让矩阵系统盯住那个账号,也许可以把这个组织其他人,也全都挖出来。”
“不知道拉希德那边会怎么样。”
“这毕竟是你大舅哥,你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对事情发展也应该有所掌控。”
“虽然我是阿布扎比王室的女婿,但我跟阿布扎比王室接触极少,完全不了解他们内部情况,只是跟拉希德比较熟悉。”苍浩不带丝毫感情的分析说:“如果让我推测一下的话,拉希德把事情报告给父王,父王那边不会有任何反应,至多也就是说一些场面话,声称自己会约束埃米尔的所作所为,但实际上也不会做什么。”
“为什么?”
“制衡之术。”苍浩意味深长的道:“阿布扎比那位国王,必然不希望某个王子权势过于庞大,否则可能会危及自己的地位,他肯定还是想要继续自己做国王,否则早就直接退位传给拉希德了,这样一来,扶持一下埃米尔制衡拉希德,就成为不错的选择。”
庞劲东点头认同:“这就是帝王心术。”
“而且,也不能排除这位国王,其实也想要换王储了。”苍浩冷笑着道:“历史上,王储换来换去,最后搞到一地鸡毛的例子,实在也不罕见。”
庞劲东还是点头赞同:“有可能。”
“无论如何我全力支持拉希德。”苍浩毫不犹豫的说道:“毕竟他是我的大舅哥,而且还是我的好朋友,他能够当上国王,对我们是好事。”
“那么就必须除掉埃米尔,可我看拉希德好像不是很情愿,不如……”
苍浩明白庞劲东想要说什么:“直接干掉埃米尔,不征求拉希德的意见。”
“对于我们周围,那些比较软弱的人,我们适时的要帮助他们做出决定。”顿了一下,庞劲东又道:“不过,这么一个王子死在运河城,这件事情阿布扎比方面肯定会介入的,不会不了了之。”
總裁求放過
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所以还是得借刀杀人啊。”
师徒两个正说着话, 孟阳龙给苍浩发来视频通话,开门见山就道:“北约方面联系国内了,关于运河城局势……”,
“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跟我们沟通,反而去联系华夏?”
“想要让我们从中帮忙斡旋一下,处理当前的局面,毕竟华夏方面对运河城的影响力,还是远远大过北约的,只不过嘛……”孟阳龙嘴角扬起一抹怪异的笑容,缓缓说道:“他们也未必是真的希望,华夏能够帮他们解决眼前的困境,我倒觉得是借机观察我们的行动,再观察运河城方面是否会有什么举措,然后从中找机会满足自己的利益。”
“我也是这么想。”苍浩问了一句:“他们这一次联络国内,应该是空难的事情吧。”
穿梭時空的商人
“对啊,他们的代表在半空中,被炸成碎片,让他们很没面子,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方都是怎么跟你说的?”
“希望我们督促运河城能够尽快破案。”顿了一下,孟阳龙补充道:“哦,对了,北约之所以联系国内,还有一个原因,这一次国内也算是苦主。”
“国内有人遇难了?”
“一个商务谈判代表团十几个人全在那架飞机上。”孟阳龙告诉苍浩:“这些人级别还都不低,说起来损失挺大的。”
“幸好泰南圣战者主动承认这一切,要不然我们可说不清楚了。”
“说不清楚倒也不至于,全世界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这起空难是什么人谋划的。”孟阳龙 良久的平静后,长吐了一口气又道:“泰南圣战者注定凉了,就算你们不打击,北约和暹罗方面也不会放过,所以你可以适时把注意力从他们移开。”
“转移到哪?”
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比如裂颅者。”
苍浩知道,孟阳龙始终不想放弃裂颅者,尽可能要搞到一些技术,问题是苍浩这会儿还真不能转移注意力,因为泰南圣战者牵扯到阿布扎比王室。
不过苍浩不能对孟阳龙说实话,否则情况会变得更复杂的:“我倒觉得可以利用一下泰南圣战者。”
孟阳龙点了点头:“我知道酒店爆炸案是你策划的, 其实跟泰南圣战者没关系,你只是要除掉暹罗王室代表。”
苍浩饶有兴趣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认识好几年了。”孟阳龙呵呵一笑:“我还算了解你。”
苍浩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说道:“还可以继续利用一下。”
“怎么利用?”
“你传话给北约方面,泰南圣战者活动猖獗,目前运河城很不安全。”苍浩冷冷的道:“如果北约继续派遣代表,那么运河城方面无法保证安全。”
孟阳龙哈哈一笑:“你这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没错,就是威胁,我要让北约知道,再派人过来还是会不得好死,当然实际上是我动手把人干掉,不过我会成功栽赃给泰南圣战者。”苍浩顿了一下,补充道:“而且我会把事情做得无懈可击,让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来。”
孟阳龙点头答应:“我会传话给他们的。”
孟阳龙把话传过去之后,很显然北约那边是有点怕了,没再试图派遣新的特使,也没再提亚丁之魂的俘虏,似乎忘记了这件事。
两天之后。
拉希德晚上来了苍浩家里,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我跟父王联系过了,把事情也说了……”
苍浩似笑非笑的问:“然后呢?”
拉希德苦笑一声,无奈道:“父王表示,埃米尔做的确实太过分了,不应该勾结泰南圣战者,这一次运河城空难引起全球关注,如果查到阿布扎比这边,我们会有很大麻烦,埃米尔的行为应该得到约束……然后就没了,父王只是这么说了几句话,却丝毫没提应该怎么约束埃米尔。”
苍浩不动声色的看着拉希德:“是吗。”
拉希德一愣,问道:“难道你不惊讶?”
苍浩当然不惊讶,因为过往的这番表态,完全在预料之中。
还没等苍浩回答什么,法蒂玛抢先说了一句:“父王这是要在你和埃米尔之间制造平衡。”
現在開始是大人的時間
苍浩听到这话,越发欣赏自己的这个妻子,虽然看着像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傻白甜,其实脑子精明得很,只可惜过去法蒂玛生活非常封闭,没什么机会接触外面世界的各种事。
法蒂玛看向苍浩:“你认为呢?”
“我赞同你的观点。”苍浩点了点头:“我的这位岳父,你们这位老国王,暂时还不想退违法,所以必须钳制王储的势力不要太过强大。”
拉希德连连摇头:“不……不……”
苍浩笑着问:“你认为我说的不对?”
“我的意思是说,对于我们父王,更准确的称呼应该是酋长。”拉希德很认真地纠正道:“国王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严格来说我们是酋长国,最高领导者就是酋长。”
苍浩一怔,随即恍然,低声道:“惭愧啊,我对自己妻子的娘家,竟然这么欠缺了解。”
拉希德掏出一根烟,想要点上,却发现没带火机:“我仔细想了一想,其实苍浩你说得对,父王身强体健,年纪又不大,近几年都不可能退位,那么我作为王储如果势力太大,父王肯定会有疑虑的。”
苍浩抽出一根香烟,点上火之后,顺便把打火机递给了拉希德:“所以,埃米尔这一次来运河城,就算没有你父王的支持,至少你父王知道了也不会反对。”